贵州日报报刊社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 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3 代号65-1






晨游红渡村

■ 张有琨

鸟儿啁啾唤醒一夜酣睡,清风薄雾游走青山屏障下的红渡村。

农家小院内,玫瑰、蔷薇、牵牛花在各自角落悄悄开放,带露的芬芳,混着山野氤氲的水汽,沁入心扉。

走过清凉的石阶看攀缘的凌霄,扶着栅栏凝视茂密的苏铁,靠墙跟抚摸锈迹斑斑的犁铧。

这不就是久违的故乡吗?

雾气从大乌江升腾而来,绕过小菜地、苞谷林,遮住了层叠盘旋的梯田。顺着木栈道往左,雾气汇聚到山腰至山巅,化为风、变作雨。云里雾里,这乡村的宁静只有早起的人和树木知道;风里雨里,这劳作的甘苦也只有勤劳的人和庄稼知道。

跟着雨雾游走,扶栏杆往下走一段距离,闻水声哗哗停足,始知雾者,乃大自然最高明的画家。颜色的浓淡,经她调剂,顿然层次井然:淡淡山、浓浓树、远远村、实实岩。洗耳恭听自然,天籁祥和静谧。

前行上坡,路边树叶柄与别的绿有所不同,赫然是红色,抬头即有廊名“红栌轩”,边上有百科介绍:乌江红栌,落叶灌木……立秋之后,层林尽染,一曲《红栌红》,唱红了乌江。可不是么?眼下才是初夏,这叶柄的红已经让人眼前一亮了。

刚才的水声越来越近,到“听水轩”探头往右下方看,溪流淙淙从雾中而来,亦有介绍:不管是当年开垦红渡梯田的屯军官兵,抑或是后来在此耕作的村民,劳作之余在清澈的山泉洗涤尘埃。上岸之后于林荫中,听水之吟,瀑之唱,劳顿立消。

水在身边了,瀑呢?

继续上行不到百米,果然有瀑在路右轰鸣。

顺着山沟,有一块平地,大石堆迭,三面环山,有清泉三大股分六小股注入水潭。扶路边一棵水杉,跳跃三四步下到瀑布边。青山,绿树,白瀑,碧潭,是极佳的淡彩山水。

禁不住流连起来。坐潭边,攀磐石,呼吸之间,果然神清气爽。

原来这山水之乐,书中看来的还是过于书卷气了。大自然的造化,给了红渡村钟灵毓秀的山水。站到“归来亭”,不觉雾气渐散,已成山巅的云彩。只见这云彩在山前围绕,青山岩洞有清泉哗哗流下,流过公路桥下,流过红渡人家,奔乌江而去。

眺望红渡梯田,层层叠叠,接天而去。数不清有多少块。

晨游乡野,真正怎一个爽字了得?

--> 2021-08-13 1 1 贵州日报 content_26548.html 1 晨游红渡村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