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6 版:特别报道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从向山要地要粮到向山要绿要发展,思路转变突破大山围困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7月21日    来源:贵州日报


突围
  夏日,在纳雍的大山间穿行,绿荫逼人。山顶上,生态有机茶园层峦叠嶂;半山腰桑叶、刺梨、藤椒等在田间地头泛绿;河谷里,玛瑙红樱桃漫山遍野……如今,纳雍的一座座大山变成了绿色富民银行。
  过去受制于交通,被贫困包围的纳雍人举刀荷锄向山林要地,向山坡要粮,以“杀鸡取卵”的方式向贫困宣战,结果生态遭到毁坏,群众陷入越垦越穷、越穷越垦的怪圈。
  老天眷顾,纳雍贫瘠的大山下埋藏着大量煤炭,于是人们的目光开始转向地下,挖煤淘金。这在一定时期加速了纳雍的发展步伐。然而,前期的私挖滥采和后来大规模有序的开采,留下的是许许多多的地质灾害和满目疮痍的生态环境。
  纳雍的产业如何突围?既然逃脱不了山的羁绊,那就转过身,观察山,思考山,揣摩山,寻找大山的特点与优势,写好大山这篇文章。醒悟过来的纳雍人开始退耕还林,恢复生态,慢慢转向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
  高山云雾出好茶。纳雍的大山顶上云雾缭绕,适宜种茶。该县决定大力发展茶产业,并提出了“四手抓”工作措施:一手抓苗圃基地建设,一手抓茶园建设,一手抓茶叶科技示范园区建设,一手抓品牌和市场营销建设;同时对茶产业实行“五统一”管理:统一加工工艺、统一茶园管理、统一产品标识、统一品牌创建、统一市场营销,助推茶产业发展壮大。
  政府的大力推动,致富带头人埋头苦干,让纳雍的高山上飘出沁人心脾的茶香。
  走进鬃岭镇谭正义的纳雍雾翠茗香循环农业示范园区,只见整齐的茶树沿着山坡蔓延,层峦叠翠。2009年,从事煤炭开采的谭正义决定转身,从地下“转战”地上,从“黑”转到“绿”,发展高山生态有机茶,在山神箐山上干一番事业。
  说干就干。谭正义在山上流转上万亩土地,带着两台挖掘机来到山神箐,开始了挖沟铺垦的工作,同时在周边收集农家肥来滋养土地。十一年过去了,谭正义硬是在海拔超过2000米的大山上建起6950亩茶园,形成了“猪——沼——茶”的生态循环模式,生产的“雾岭”系列茶叶顺利通过了中国、美国和欧盟的有机认证,带动纳雍高山茶销售到14个国家。
  如今,全县29个乡镇(街道)适宜的地方都种满了茶树。2019年全县产绿茶1890吨、红茶877吨,产值10.5亿元。
  曾经因煤而兴的勺窝,如今种下了1.6万亩桑树。引领勺窝蚕桑产业发展的,是江西上饶人邓瑞式。因为做煤炭生意,邓瑞式来到了勺窝。2019年,他毅然“黑”转“绿”,将东部的蚕桑产业带到了大山深处的勺窝试种。
  这一试,邓瑞式试出了宝。经贵州省农科院专家检测,勺窝生产的桑叶,蛋白质含量1.04%。而江西上饶的桑叶蛋白质含量只0.6%左右,云南陆良也只在0.8%—0.9%之间,四川凉山好一点,也不过0.9%左右。养出的蚕丝经专家鉴定,达到5A级标准。
  “这得益于纳雍的好山好水好气候。”邓瑞式自信的眼神望向莽莽苍苍的大山,心中蚕桑产业发展蓝图慢慢放大。
  在总溪河畔,人们争相讲述着一棵母亲树繁衍出一个大产业的故事。那是1996年春天,纳雍县农业局农艺师徐富军在厍东关乡陶营村采摘樱桃时,偶然发现了一棵颗粒大、肉质厚的樱桃树。徐富军意识到,这极可能是一棵受环境因素影响发生变异的植株,也许能培育一个新樱桃品种!
  为此,徐富军密切记录植株的生长变化,并用“高空嫁接法”不断繁衍。2003年,这棵果实闪烁着“玛瑙红”光泽的樱桃树扩大成一片樱桃园,徐富军给它取名“玛瑙红樱桃”。
  如今,纳雍玛瑙红樱桃种植面积已达15万亩,已投产近5.5万亩,产量约1.7万吨,产值2.72亿元。
  靠山吃山,如今的纳雍,处处点染着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双丰收的故事,突破了山的围困,写活了山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