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区域周刊·毕节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百里杜鹃管理区

乡愁文化馆守望乡村记忆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汪瑞梁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7月21日    来源:贵州日报

  乡愁是人们心灵深处对故乡的守望,更是乡村的文化记忆。
  在百里杜鹃管理区百纳乡鸭院村,有一间乡愁文化馆。走进馆内,犁锄、缝纫机、纺织车、算盘等留有时代印记的老器物映入眼帘,彝文碑、1977年的合作医疗证、农民画等记录着时代变迁的点滴。
  百纳乡退休彝族老干部陈朝华,爱好研究水西彝族文化,一直致力于收藏记录着当地民俗文化和历史变迁的器物。如今,他把自己收藏的器物和所著文献捐给乡愁文化馆。“我们建设乡愁文化馆,就是为了挖掘和再现历史底蕴,记录故乡的发展历程和数百年来的沧桑变迁,留住美丽乡愁。”陈朝华说。
  乡愁文化馆内,陈列着毕节市知名农民画家王明亮的作品。76岁的王明亮现居百纳乡,从1959年便开始创作农民画,多次获奖。他的作品《铁牛来到咱山区》生动反映了20世纪70年代乌蒙山区首批拖拉机耕地引来群众围观的场面,《乡邮员》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邮递员走村串寨的辛苦与快乐……
  “画的都是乡村生产生活场景,画面上能看到时代的印记,还能感受到浓浓的乡愁。”王明亮说。
  鸭院原名衙院,因历史上多有为官的读书人而得名,后来人们误写为鸭院。陈朝华说,今年村民代表大会一致同意恢复原名,现正向上级申报。
  在陈朝华看来,乡愁是一个人的根,更是年轻人不忘乡情、反哺故土的动力。
  因追寻一份乡愁,在六盘水做生意多年的鸭院村青年刘杰今年返乡创业,目前正在建设农家乐。“我今年种了30多亩辣椒,把老房子翻修准备建农家餐馆。”刘杰说。
  “在百纳乡,像刘杰一样返乡创业的青年有三四十人。”百纳乡党委副书记陈百文介绍,该乡紧靠九龙山,野生天麻、方竹笋、板栗等资源丰富,又处于百里杜鹃和油杉河两个国家级景区之间,交通便捷,旅游产业发展优势明显。
  “今年以来,从疫情防控到党支部领办合作社,返乡创业青年为家乡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百纳乡乡长张富付说,该乡将以乡村振兴为契机,依托自然生态资源、独特民俗文化和交通旅游优势打造“通道经济”,吸引更多游客前来。
  在百纳乡党委书记黄克毕看来,民俗文化、乡愁文化是乡村旅游之魂。“我们将进一步建好乡愁文化馆,多角度展现我们的历史、民俗文化,让文化馆成为百纳乡乃至整个乌蒙山区变迁的‘化石’。挖掘和保留有深刻历史印记的元素,通过举行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活动,吸引外出漂泊的年轻人回乡发展。”黄克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