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5 版:能源贵州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水火互济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镜 像
  “江南煤海燃煤告急”“电厂存煤红色预警”“电力运行亮起红灯”,这些贵州能源的“历史性难题”已成历史。
  从凝聚“五大共识”,做好“煤文章”,打好“能源牌”,到大力构建现代新型能源工业体系,贵州2017年在全国首创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3年以来,不但有效解决了能源运行长期大起大落的历史性难题,以“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为基点,以构建煤炭水电火电利益紧密联结机制、政府调控机制和预测预警机制为主要内容的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更是展现出强大生命力,全省能源行业呈现出能源保障有力、质量效益提升、动力活力增强的良好局面。
  煤炭与火电是一对难解的“冤家”,长期“互掐”,而火电与水电又各自为政,“老死不相往来”。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实施之前,这样的现象在贵州同样突出,每年电厂和煤矿虽然也签订电煤供应合同,但由于没有约束机制,合同履行率不高。
  建立电煤中长期合同制度和水火发电权交易机制,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为电煤保供提供了重要保障,也为“水火互济”提供了重要抓手。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明确,按照电厂全年电煤需求量100%组织签订合同,合同价格在每大卡7至9分,由双方协商确定。同时规定,实行电煤中长期合同履约与奖补资金、基础发电计划、煤炭销售挂钩等考核机制,促进煤炭、发电企业利益紧密联结。煤电真正实现“紧密握手”,有效稳定了双方的市场预期,电煤合同签约量从2017年4964万吨稳步增长到2019年7726万吨。随着电厂存煤增加,全省统调煤电机组利用小时数从2016年3764小时提高到2019年4328小时,有效提升煤电机组发展效益。
  水火发电权交易机制,是以枯水期水电发电量作为水电发电基数,超基数部分作为水火发电权交易电量。在天然来水较好时,通过水电向火电购买发电权,弥补火电权益损失,火电获得的发电权收益用于汛期增加电煤储备和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既支持了煤炭企业的生产,又降低了工业企业成本,真正实现了“水火互济”。2017年至2019年,全省水火发电权交易电量75亿千瓦时,水电企业在汛期获得全额消纳权力,火电企业利用交易收益“淡储旺用”,在汛期增加季节性电煤储备。
  云贵水火置换市场化交易,是西电东送电力交易“三方共赢”的一次突破。
  过去3年,全省通过水火发电权交易、云贵水火置换累计交易收益10.6亿元,全部用于支持火电企业电煤储备和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水火发电权交易有效发挥水电的电价优势,电煤合同制度稳定电煤价格,为电力直接交易创造了良好条件,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降低了用户用电成本。2017年至2019年,全省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从419亿千瓦时增加到509亿千瓦时,累计达1398亿千瓦时,为下游企业降低用电成本96亿元。
  今年前5个月,省内市场化交易电量20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5%,每千瓦时平均降价幅度0.0317元,累计释放红利16.8亿元。随着今年6月11日南方电网云贵互联通道工程建成投产,每年可向粤港澳大湾区增加输送云南水电约60亿千瓦时,云贵水火置换将更加快捷顺畅。
  贵州是能源大省,是南方重要的能源基地,发挥能源优势,一靠电量,二靠电价。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实施以来,在稳定电煤价格的基础上,通过实施水火发电权交易、电力市场化交易、电价机制改革等一系列有力举措,电量充足供应,电价竞争优势得到巩固。2019年,全省发电量达到2257亿千瓦时,比2017年增加245亿千瓦时,彻底改变了冬季用电高峰时段有序用电的状况。省调日发电量、火电日发电量、光伏及风电日发电量分别创下3个历史新高。全年完成黔电送粤电量459.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8.8%,首次超额完成“西电东送”年度计划。
  目前,全省居民用电基础档电价排名全国第27位、大工业用电(220千伏)目录电价排名全国第24位(排位越高,电价越低)。同时,持续落实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10%的政策,2019年全省一般工商业电价在2018年每千瓦时降低7.07分的基础上,每千瓦时平均再降6.4分。
  黔西电厂二期扩建(1×660MW)机组。 (黔西电厂供图)
  构皮滩水电站。(乌江水电供图)
  截至5月底,全省全口径电力装机容量达6699万千瓦,其中水电装机2236万千瓦,火电装机3479万千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