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4 版:区域周刊·黔西南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安逸的新家 稳稳的幸福

文/图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宋洁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口述史
刘兴国(刘邦学父亲): 从“三柱房” 到“电梯房”
  我今年88岁,是义龙新区木陇街道麻山社区最年老的人,我的儿孙和乡邻都觉得我再活几年没问题,我也有这个自信。
  以前在农村,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年纪大的人最怕摔跤。现在搬到城里,屋里房外处处都平平整整,洗澡、上厕所也方便,楼下就有社区卫生室,小病小痛马上就能解决。我血压高,他们还经常上门检查。
  过去真是不敢想,老了还能住上“电梯房”,享受在城市养老的清福。这都要感谢党和政府为我们切实着想。作为一名老党员,我感到无比自豪。
  我是1966年入党,以前是油亭公社纳怀大队的队长和民兵连长,干活路、搞工作,都是一把好手。在20世纪70年代初,我把家里的“三柱房”建成了“七柱房”,从60多平方米扩到130多平方米。
  以前农村的房屋,都是在两面墙上竖3根木柱,中间再用3根柱连接两面墙,就搭好房屋大体框架。屋顶上搭茅草棚挡雨,墙体用包谷秆围起挡风。这就是“三柱房”,“七柱房”的搭建原理也一样,只是墙体换成了木板。
  “七柱房”建成后不久,我的媳妇却因病早逝。40多岁的我,为了不让孩子们受气,坚决不续弦,独自把两儿一女带大。那时天一亮就出去干活,干到天黑才回来。土地承包到户后,我们家有3亩田种稻谷、4亩土种包谷,努力干活,才能保障一家人温饱。
  八十年代中期,我请了几个老乡来帮忙,把“七柱房”改头换面,茅草棚改成了瓦棚,木板墙改成了砖墙,房屋能够更好地遮风避雨了。这时,孩子们都已成年,不久后都各自安家了。
  现在,我的两个儿子家都搬到义龙新区木陇街道,女儿家搬到兴义市的安置区,距离近,互相之间有个照应。我跟着大儿子住,国家给我发高龄补贴和养老金,孩子们还给我钱用,我想吃什么,下楼就能买到。
  我生活没有什么忧虑,每顿吃两碗饭,有儿孙陪伴,还能下楼去小区转转,锻炼身体,和老乡聊会儿天。搬进城了,得享晚年清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