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2 版:区域周刊·黔东南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路通了,好日子就来了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陈丹 李卓檬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口述史
韦老友(韦永成父亲): 通乡路 一锤一凿挖出来
  我叫韦老友,今年74岁,家在从江县加勉乡污生村。
  我们村在月亮山深处,离乡驻地15公里,离县城100多公里。上世纪50年代,不要说去县城,连乡里面一年都去不了几次,原因主要就是没有路,难走。
  那个时候的路,是大家一脚一脚踩出来的山间羊肠小道,去一趟乡里,要绕着山走3个多小时,如果不是逢年过节或去办一些重要事情,我们一般不出村。村里跟我差不多年纪或者比我大的老人,有些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
  我们村地少,各家的耕地不到1亩,那时候都是种植水稻和玉米,粮食经常不够。为了填饱肚子,或者换点盐巴等生活用品,有时候我们会把自家养的黑毛猪和香禾糯拿到附近的宰便镇集市卖,镇里集市比较大,周边几个乡镇买卖东西都去那里。
  一头黑毛猪仔有20多斤,我一次挑4头,凌晨3点就点火把出门。山路很不好走,夏天蛇多虫多,冬天雾大路滑,每次出门,我们要找四五个人组成一支队伍,既为了安全,也为了互相照应。
  从村里出发到宰便镇集市要走5个多小时,肩膀都磨破了,集市上守一天,晚上点着火把再走回家,夜里12点才走到家。去一趟太不容易了,我们也很少去,一年最多去卖一两次。
  我20多岁时,特别想出去看看。和我们村一群年龄20多岁的年轻人组队离开村子,想看山外的世界,也想干些活贴补家用,我们先后到高增乡、加鸠乡等周边乡镇修路,一干就是4年,亲眼看到修路给当地带来了改变。
  这4年在外修路的经历,让我更加渴望我们村也能修条路,方便大家生产生活。又过了一些年,在政府组织和引导下,我们首先开始修加勉乡通向宰便镇的通乡路。
  我们拿锄头,一点一点向外挖,很多村民都不计报酬,每天从早干到晚,一心想早点把路修好。1998年,在政府部门和村民共同努力下,我们一锤一凿挖出一条出乡路。路通后,我们到隔壁乡镇卖猪仔、走亲戚、赶乡场都方便多了。
  2018年,在政府帮助下,我们加勉乡的通乡路已经变成二级公里,路比原来宽很多,出去方便多了,现在再回忆起当年修路的那股干劲,还觉得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