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9 版:区域周刊·安顺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王建忠(王超父亲):

一个水窖让我们用上自来水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我叫王建忠,今年58岁,是王怀明老人的儿子。
  小时候,我就常听父亲说起他曾经上山取水的故事。长大后,常常跟父亲上山打水。
  在我的记忆中,有个场景终生难忘。我们村旁有一块泥淖凹地,下雨时,这块地能积蓄一些水,但水是死水,拉着牛路过的农户,会在这歇脚。牛就会到水里打滚,所以,老百姓把这里叫做“牛翻地”。
  有一年,干旱严重,我家附近有几户人家都是年老体衰的老人,没有年轻劳动力上山找水,有老人家去那片“牛翻地”取水用。回想起那个场景,现在仍然有些心酸。不知当时那水里究竟有多少细菌,对人体有没有伤害。
  当时,我就对自己说,如果早一天能把自来水接进家里,那就太好了。
  我15岁后,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村里很多像我一般大的孩子都放弃读书,或者留在家里帮家人干农活,或者走出家门出去打工,我们家田地不多,我就跑出去跟着别人干水泥工,也赚到些工钱回家,但落科村老百姓吃水难问题依旧没能得到解决。
  这山上时而有水,时而没水,水位也不稳定,全村家家户户都随时在为吃水的问题困扰不已。
  上世纪80年代末,当地政府投放大量物资,用来支持各村修建水窖。
  我抓住机会,号召村里有劳动力的年轻人商量。“没人帮我们,我们自己有劳力,自己修!”随即,大家一拍即合,立即行动,申请政府免费提供的水泥等物资,我们自己投工投劳,开始挖水窖。
  速度很快,我所在一组9户人家,各派一个年轻劳动力参与,大概1个多月就完成水窖修建。
  建好水窖后,我们接上水管、安上水龙头,各家顺利接通自来水,用水实现基本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