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9 版:区域周刊·安顺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别了!干渴的岁月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金秋时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口述史
王怀明(王建忠父亲): 一根扁担 我挑水挑了一辈子
  我叫王怀明,今年90岁,1930年,我出生在紫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
  我从小到大生活的落科村四周都是一座座大山,一直缺水。过去,为了有水喝,老百姓只能去相对临近村寨的山上,找到山泉或者挖出水井,用扁担挑水回家。
  我们紫云是麻山腹地,尤其是格凸河周边地区,很多地方都有落水洞,地面存不住水。田高水低,我们村的老百姓都集中居住在山腰处,吃水真是一件“伤脑壳”的事。 
  说起吃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辈子也没离开过的扁担,从10多岁起,我就和哥哥一起提着锡桶,用扁担上山挑水,一个桶能装20多斤水,我个头小,挑不起扁担,只能用手拎着一个小木桶,装半桶水拎回来。
  其实,山泉水并不如想象的稳定,夏季雨水多,冬季则比较干旱,一处水源并不能保证一年四季周边老百姓的用水需求,平时田地里种的庄稼只能靠天吃饭。
  如果一处水源地干竭,我们会组织周边几户人家一起上山寻找新的水源地,除了上山挑水吃,上山找水也是当地老百姓经常要做的事。我和几个兄弟上山寻找新水源地,好几次遇上毒蛇,差点被咬。那时候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找水。
  成家以后,全家老小用水都靠我一个人上山挑,每天大清早去2公里远的取水点,来回需要差不多1小时时间,大家都会赶在天亮前上山取水,一次挑的水也只够全家人一天量。
  为了节约用水,一盆水从洗菜、淘米,到喂猪,可谓是应用尽用,坚决不浪费。
  就这样,几十年时光一下就过去了,山泉水,我喝了一辈子,扁担,我也挑了一辈子,一直到上个世纪的80年代。
  我们当时没想到,到了今天,我的儿子、孙子能那么幸福,他们再也不用上山挑水,现在自来水通到家,只要打开水龙头,就有白花花的自来水流出来。
  这“老掉牙”的扁担,现在早已“退休”,放在老宅里,已经布满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