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8 版:区域周刊·六盘水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用双手,创造甜蜜生活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魏容 陈江南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口述史
张文英(罗树娥婆婆): 丈夫打工我务农 共同撑起一个家
  我叫张文英,今年72岁,我是水城县海坪街道办阿娄社区的居民。
  50多年前的阿娄社区,土地不多还贫瘠,种植包谷洋芋不够一家人吃,许多人家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
  我的老伴姚福兴从19岁开始就去铁路部门当开山工,用钢钎铁锤砸开山石,又危险又辛苦。为了让我和孩子、父母生活得好些,他每月30元的工资,留下6元作为伙食费,剩下的基本都攒着,每年探亲假时捎给家里。
  他在修建铁路的工地艰苦劳动,我围着仅有的几亩地“做文章”,挖空心思努力让地里多产出些包谷洋芋。那时候家里4个孩子都小,要长身体要吃饱还要读书,我忙完地里忙家里,常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猪、牛、马、羊、鸡……所有家禽我几乎都养过,但是增加不了什么收入。因为那时候山高路远,村里只有一条小道通到山外,有次我想卖头小猪,背篓背着去集市,天不亮就出门,天黑了才赶回家。路远难走,想背着农产品出去卖就更难,一大背篓背出去也换不来几个钱。
  那时候老伴回来一趟更难,从水城火车站下车,一路走回来,因为路太远,走到半路人就饿了,路边大多是荒郊野岭,买不到吃的,他就喝两口水摘点能吃的野果胡乱嚼嚼,咬着牙走回家。
  那时,我们一家人住在一间小木房里,房子窄,冬天冷夏天热,最难的是土瓦挡不住大雨,下大雨时,我和孩子们常常手忙脚乱,东一个盆西一个瓦罐接着漏进来的雨水。
  就我家这个条件,村里还有人羡慕我们,羡慕家里有个吃公粮的,有工作就意味着稳定的收入,比看天吃饭强一些。
  日子过得难,但我们还是坚持送孩子们读书,为的就是让他们多点文化。我那时候想,有了文化说不定孩子们也能找个工作吃上公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