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7 版:区域周刊·遵义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贺钧(贺学林儿子):

在县里上完高中我回村当上村干部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贵州日报

  从小,父亲就常常讲些自己经历的事告诫我们,没文化很吃亏,一定要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1975年,我开始上小学。我还记着当时的学校其实就开在村里的祠堂里,几张不规则的桌椅板凳就是教室的全貌,教书的老师还是我的幺爹(小叔),只上过4年级。与其说是上学,还不如说是知识启蒙,没有系统的课程,老师想到哪里讲到哪里,但是学生们依然听得很起劲,值得庆幸的是我是我们家4个孩子里面最后一个上学堂的,后面妹妹都很幸运地上了村里的小学。
  1977年,村里建起了乡村小学,一排整齐的瓦房让孩子们对教室有了重新的认识,新来的老师懂得很多,教给我们许多没有接触过的新文化。村里越来越多的孩子能上学,许多家庭一改往日的积习,把女孩也送到学校读书。
  读初中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离家住校,每月提着包谷等粮食交到学校食堂,伙食就算是解决了。当时,一间房里住50个学生,一间床上睡两个人,房间里除了一条狭窄的过道,其他都全是床,由于没有洗澡的地方,夏天房间里全是汗味,那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高中时,我的父亲克服重重困难,把我送到了道真玉溪中学,这时候县里的教学条件已经好多了,每个寝室住16个人,活动场地也相对宽松。离家的时间长,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慢慢放松,学习成绩有所下降。我父亲有次专门放下农忙,到县城来看我,看到我没有在读书而是在消遣,父亲二话没说,把40斤重的书给我背上,陪着我从学校走回甘树湾,从天亮走到天黑,足足走了7个小时。看到满脚的水泡,我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认真完成了学业。
  2003年,凭借读过书、有知识的优势,我成为一名村干部,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为甘树湾的发展努力。我和同事们召开群众会,商量制定了村规民约,包含社会治安、消防安全、村风民俗、土地承包、邻里关系、环境卫生等内容,村民按照村规民约进行自治,不仅有效化解了一些农村社会矛盾,维护了农村稳定,促进了经济发展。
  通过自己的经历,我认识到,父亲当年挤出家里为数不多的钱,宁肯自己吃苦受累也要让我读书真是目光长远。为了更好地鼓励孩子求学,近些年,我们村一直坚持给考上学校的孩子奖励,形成求学上进的好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