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理论周刊 新论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大生态”助力“大扶贫”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17日    来源:贵州日报

  ■钱伟

  2016年,贵州省入选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同年,省人大决定从2017年起将每年6月18日设立为“贵州生态日”。成为中国首批国家级生态文明试验区以来,贵州生态环境继续优化,绿色发展成为主旋律,生态优势不断释放民生红利,巍巍青山正变成一座座“绿色银行”。一条速度快、质量高、百姓富、生态美的经济与生态“双赢”之路在脚下越走越宽。
  生态扶贫的思想基础源自可持续减贫、绿色发展、科学发展的思想基础,更来自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生态扶贫将生态保护和开发利用、生态保护与扶贫减贫、生态保护与减少收入差距这些在实践中常常被误认为的一对矛盾体,有机地统一在了一起,它既强调生态保护,也强调生态开发利用和扶贫减贫,它将生态保护中所强调的代际公平与扶贫减贫中所强调的代内公平有机地统一在一起。
  实现生态扶贫,关键要把“绿色化”作为减贫发展新动力和发展新出路,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富民强国的增长点。通过科学布局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扎实推进绿色生态,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推进资源向资产向财富的转化,加快使生态扶贫政策措施及相关项目落地,借助“互联网+”和“生态+”的翅膀,通过不断发展生态扶贫模式,保持“绿水青山”不变色,创造出无限的“绿色金山银山”。
  根据我省开展生态保护与扶贫开发的实践经验,可以总结归纳出原地生态扶贫和易地生态扶贫两类模式。
  原地生态扶贫是针对位于农牧业生产条件较好或区位条件较好地区的贫困人口和少数民族地区因文化、教育等差异难以移出的贫困人口实施的扶贫开发模式。目前有三种主要模式。
  特色生态产业扶贫模式。这种模式的特点,一是针对当地的特点,发展生态高效农业、中医药产业等特色产业;二是利用贫困地区自然景观保存完整,民族文化和人文文化资源丰富的优势,打造特色旅游产业,进而提升生态农业生产效益,促进农民增收。以毕节为例,面对既要解决温饱又要发展生态的时代使命,该市着重念好“山”字经,唱好农业戏,探索出“山上植树造林戴帽子、山腰搞坡改梯拴带子、坡地种植绿肥铺毯子、山下发展庭院经济抓票子、基本农田集约经营收谷子”的“五子登科”式立体农业开发模式。
  乡村生态旅游扶贫模式。在旅游资源有潜力区域,将旅游开发与反贫困有机结合起来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扶贫途径,如黔东南州依托丰富的原生态民族文化资源,100多个少数民族村寨开展了以原生态民族文化为载体的民族村寨游,形成了深度文化体验型乡村旅游。
  生态建设扶贫模式。这种模式的特点是结合退耕还林、公益林补偿、天然林资源保护及生态综合治理等重点生态工程,挖掘生态建设与保护就业岗位,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地转成护林员等生态保护人员,为生态保护区的农民特别是贫困户提供就业机会,引导贫困农民向生态工人转变,提高贫困户收入水平。
  易地生态扶贫模式主要以水源涵养林区、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荒漠化威胁严重、生态环境脆弱、重要生态功能地域等区域为重点,通过推进生态移民范围和补助力度,以及对处于地质灾害频发地区的贫困劳动力人口,积极探索实施和支持劳务移民,促进就业地落户安家的生态扶贫模式。我省在易地扶贫搬迁中,根据资源条件和环境承载能力,以城区、产业园区、旅游服务区等“三区”为主要安置点,以集中安置为主要安置方式,以岗定搬、以产促迁、逐点逐户建立搬迁户就业脱贫台账,使“三区”安置户确保每户有一人以上就业,中心村安置户确保每户有脱贫产业扶持。易地生态扶贫的模式有很多,具体有山上搬山下模式;开垦耕地模式;土地和房屋置换模式;自助式移民模式;依托旅游景区模式;依托龙头企业模式;依托退耕还林模式;依托小城镇模式;依托产业结构调整模式;依托国有(集体)农场模式。例如,铜仁市江口县凯德街道通过原有土地拿租金、扶贫资金入股拿股金,园区或基地务工拿薪金,原有森林、土地等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切实增强贫困户发展内生动力,开启了易地扶贫搬迁新路子。
  (作者为贵州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