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6 版:区域周刊·毕节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何小勤拓荒记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周恩宇 通讯员 张晓勇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17日    来源:贵州日报

  土地被高山和深谷切割,岩石从破碎的土地上露出来,岩石夹缝中,只长野草,这是昔日的纳雍县董地乡街上村田尾巴组。如今,这里满坡的九叶青花椒树,把曾经满是石头的荒山涂满绿色。
  这片土地的“蝶变”和外来媳妇何小勤的创业路紧紧相连。
外来的媳妇 “陪嫁”的产业
  何小勤的故乡在重庆市江津区先锋镇,江津市自20世纪90年代起大规模种花椒,先锋镇就有花椒11.8万亩,江津区“九叶青”花椒种植面积达35万亩。
  2006年,何小勤嫁给了纳雍籍在江津区当兵的龙林,龙林转业回纳雍后,两人每次回娘家,都要穿过成片的花椒林。
  何小勤说,在老家先锋镇,人们见缝种椒,因为花椒产业,土地变得金贵,嫁到董地乡的田尾巴组,成片的荒山,她心里觉得可惜,萌发了种椒的念头。
  “九叶青花椒不落叶,种九叶青花椒,既绿了荒山,也带富农民。”何小勤坚信,紧紧跟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步伐走,不会错。
  2010年,何小勤从娘家先锋镇带来200株九叶青花椒苗,在婆家撂荒的土地上试种,故乡的花椒苗像何小勤一样,很快适应了这方水土。
  2016年,何小勤流转了360亩土地,投入200多万元开始大面积种九叶青花椒,现在,何小勤带来的九叶青花椒已种满了田尾巴组的所有土地,加上在玉龙村200亩、黎明村的100亩,何小勤的花椒种植规模已达1000余亩。
  今年,第一批花椒投产,曾经的荒地开始有回报。
倔强的公公 执拗的儿媳
  在花椒之乡长大的何小勤懂花椒,花椒怕涝不怕旱,能顺利流转到几百亩荒地,心里暗自高兴。但公公龙中发不这样想,“不长洋芋包谷只长石头,还荒了10多年的地,偏花钱流转来种花椒,是不是傻了。”
  2017年,何小勤和丈夫挨家挨户做工作,流转了300多亩土地种花椒,龙中发知道后,一家一家打招呼:“谁把土地流转给我儿媳,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龙中发在村里有威望,有的村民怕得罪他,宁愿不赚工钱,也不来帮何小勤。
  第二天何小勤取款去付村民的流转费时,许多人都反悔了,何小勤委屈,但默默地藏在内心深处。
  何小勤夫妻俩“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把花椒种好,住在县城的他们每天带上镰刀,从县城出发,赶到董地田尾巴组拓荒种椒。
  为彻底断了何小勤种椒的念头,龙中发不让婆婆给山上忙活的何小勤夫妻俩做饭,何小勤每天从县城出发时都买得一袋馒头当中餐,晚上赶回县城,就吃泡面。
  何小勤心里知道公公龙中发是为了自己一家着想,但她熟悉九叶青花椒就像熟悉自己一样,且自己步步为营,先试种,再逐渐扩大规模,坚信一定能成功。
  除了龙中发,很多村民听说何小勤要种花椒,都质疑这事不靠谱。
  如今,看到荒山变成了绿色的花椒林,倔强的龙中发终于相信,执拗的何小勤是对的。
退回的流转费 修改的合同
  今年,村民看到九叶青花椒长得好、丰产,都把何小勤前几年付给他们的流转费退了回来,不要流转费了,希望用土地入股分红。
  其实,大伙心底都有一本账,才初产期一亩都能采收1500斤花椒,公司保底回收1斤8元,每年一亩地收入12000元,用土地入股三七分红能分到3600元,和每亩300元的流转费相比,实惠多了。
  何小勤当然清楚,三七分红,损己利人,她可以不同意,因为当初流转土地时与村民签的合同写得很清楚:流转期限20年,每亩每年300元流转费。
  思量再三,何小勤回首初心,从娘家带来的这项产业,需要大家更多地参与支持,它才会成长壮大,让这片石漠化荒山变成金山,让大家共享绿色成果是她的初心。
  这样,何小勤和村民修改了已签订的合同,一年每亩流转费300元改成了土地入股三七分红。
  今年,龙中贤不但把3000多元流转费退给了何小勤,还把之前不愿流转的土地也用来入股种花椒。
  除了分红,何小勤还吸纳贫困户到基地常年务工,解决他们的就业。
  村民周元书要在家照顾生病的丈夫,无法外出,她常年在基地务工,每月有2000元的务工费。现在,在花椒基地常年务工的就有10余人。
  荒山绿了,合同改了,公公不再“阻挠了”,政府帮助修好路,还会帮忙建工厂,街上村这片撂荒10多年的土地,又一次充满了生机和希望,何小勤这位外来的媳妇,正在带领村民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昂首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