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5 版: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贵州新路”:解放思想 重塑力量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5月25日    来源:贵州日报

  (上接第1版)
  3月初,一列满载过磷酸钙货物的“陆海新通道”班列从黔南州福泉站顺利发出,这是第100列贵州“陆海新通道”班列。
  自2018年4月陆海新通道贵州段测试班列开通以来,贵州轮胎、化肥、水泥、茶叶、铝钒土等特色产品远销东南亚、中亚和中东等地区。
  作为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要想富,必须先修路。而今,从村庄到城市,从省内到省外,贵州交通网络四通八达。贵州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摆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铺就了一张纵横南北、横跨东西、腾空入海的现代化立体综合交通网。
  目前,贵州高铁运营里程达到1432公里;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7000公里,综合密度全国第一;全省民航旅客吞吐量突破3000万人次。
  “交通建设成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引擎,极大助推了贵州大开放、大发展。”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许鹿说,交通条件的改善,让贵州经济要素流动日趋活跃,为贵州走内陆开放型发展新路提供基础支撑。
  2016年8月,贵州成为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贵州抓住机遇,积极完善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以贵安新区为核心的“1+8”国家级开放创新平台,开放发展迈上新台阶。
  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蒙启良说:“设立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是中央全力支持贵州践行新发展理念的组合拳,是新时代贵州扩大开放的新动力,对于探索内陆地区、贫困地区、生态地区的发展新路,加快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内对外开放新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而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战略中,贵州的一大机遇是结合“一带一路”建设和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帮扶等政策倾斜优势,乘势而上,发展高水平开放型经济,走好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新路。?
  作为西部地区重要节点城市的遵义在积极布局。全国人大代表、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说,遵义将发挥比较优势,加快建成西部内陆开放新高地和黔川渝结合部中心城市,努力成为贵州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
  吴大华认为,在多重政策叠加机遇面前,贵州要继续发挥战略节点集聚辐射效能,在带动全省社会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同时,服务好国家战略大局,进一步成为西部地区开放合作创新高地。
走好大数据深度融合发展新路
  面对国际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不利形势,以及传统发展模式下资源、能源、环境约束压力的凸显,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是必然抉择。
  “基于静态比较优势的发展观,已经不能适应贵州经济发展的需要。”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蒙丹说,如果不改变传统的发展模式,贵州的可持续发展将无从谈起。
  贵州以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为引领,推进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改变传统发展模式,全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越来越大。
  全国人大代表、贵阳市市长、贵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晏说,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助力实体经济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推动了实体经济脱胎换骨、再壮筋骨。
  大数据融合发展带来的新旧动能转换,让贵州传统产业焕发生机。在贵州发耳煤业有限公司,工人只需在地面上摁下总控台启动按钮,地下深处的采煤机就可进入“无人驾驶”状态。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肖国强表示,贵州煤矿多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地质结构复杂,智能化开采能逐步终结过去“傻大黑粗”式的采煤模式,走上安全、高效、绿色发展新路。
  在贵州中晟泰科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厂房里,整齐摆放的几十台“机器人”设备,正穿梭在快速运转的生产线之间,高效完成每一个生产指令。公司项目总经理莫胜军说,这是国内比较先进的生产线,总长136米,共有120多台设备,只需6名工人就能操作完成。自2019年2月投产以来到今年1月初,已为中晟泰科完成近5000万元的生产订单。
  大数据的关键在“用”。贵州大数据产业起步早、发展快,开辟了互联网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发展新路。全国人大代表、玉蝶集团董事长、星臣教育集团董事长罗鹏说,传统企业要“拥抱”大数据,这不仅是贵州推动大数据战略行动的必然要求,也是传统工业企业转型升级、蝶变重生的必由之路。
  当前,无论是从生产方式变革,还是从经济贡献层面看,大数据都正在“重新定义”贵州。
  数字经济增速连续4年排名全国第一、数字经济吸纳就业增速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一,大数据产业发展指数位居全国第三,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产业2019年收入达到1500亿元……大数据产业快速发展壮大,为全省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了动能,推动贵州经济增速实现连续37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
  “在加快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贵州以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为主攻方向,推动全省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变化,走出了一条符合省情的欠发达地区科学发展新路。”贵州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马红梅说。
走好严守底线的绿色发展新路
  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就必须要处理好加快发展和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这是贵州必须要写好的一篇大文章。
  贵州坚持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一起守,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两山一起建,百姓富和生态美两个成果一起收,实现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协同共进。
  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43岁的赵庆军在草海当了7年巡护员,7年来,他见证了威宁草海生态修复和保护的进度和力度。经过几年来截污治污、退耕还湿、调水补水、造林绿化等举措,草海生态逐日向好,“越来越多的鸟儿选择来到草海过冬,证明草海生态修复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不走“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的旧路。因煤而立、因煤而兴的老工业城市六盘水,由于长期开采导致资源枯竭,经济发展难以为继。在绿色发展理念引领下,六盘水市提出“不要污染的GDP”,不走旧路变“黑”为“绿”,形成了洗煤煤泥干化利用、矿井水及工业废水治理回收利用、冶金渣综合治理等循环发展模式,也探索出一条文旅融合新路,经济发展重新焕发生机。
  拒绝污染,方有新路。磷化工是贵州省重要支柱产业之一,但也面临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磷石膏如何处置的世界性难题。在要发展还是要环保的选择题前,贵州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2018年,贵州全面实施磷石膏“以渣定产”,严格控制传统磷肥产能,解决磷石膏综合利用难题,推动绿色生产。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磷化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何光亮说,“以渣定产”既加强了生态保护,又增强了经济效益。
  “注重生态文明建设,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是推动贵州经济、社会发展走得更远、更好的重要发展模式。”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森林资源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丁贵杰说。
  贵州像保护眼睛、对待生命一样保护生态环境,2019年全省县城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98.3%,森林覆盖率58.5%,到处绿水青山已成为贵州一张靓丽的名片。
  吴大华说,生态文明“金字招牌”既是贵州不断吸引人气、聚集财气的“秘诀”所在,也为贵州旅游业持续“井喷”提供不竭源泉,“唯有牢牢守好发展底线,才能建设更美的生态,更富裕的生活;唯有牢牢守好生态底线,才能守住发展根基,拥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