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理论周刊 学术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完善应急管理法治化

 ■ 王喜 吴大华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5月13日    来源:贵州日报

  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党中央统筹兼顾、综合协调,全国人民上下一心,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体现出我国制度的强大优越性。但在疫情暴发初期,一些地方在防控工作中也有经验教训。因此,应当从保障人民福祉的终极目标出发,基于总体国家安全观,尽快完善应急管理的法治化。

  我国于2015年颁布《国家安全法》,对国家安全的基本任务、原则作出明确规定,建立起高效统一的领导体系,对国家安全活动进行指导和统领。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来,我国的公共应急管理体制逐步建立,并在各类重大公共事件中不断完善,有效指导应急管理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推进。随着国家安全形势日益复杂,突发事件的类型、程度、影响等都开始超出常规范畴,这给国家应急管理工作提出更大的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相关部门应当重新审视社会现实,树立全局性思维,在完善应急管理体系的同时,注重其法治化建设,从而在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运用法治手段,对整个社会、市场的力量进行科学协调和调配,有效应对重大公共事件状况,减小损害后果。
明确应急管理的领导体制
  现行的《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强调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机制开展应急管理工作。从疫情防控的情况看,必须进一步健全应急管理的领导体制,从法律层面对不同管理组织的职责、权力、地位、关系等问题进行清晰界定,并建立严格的追责制度,避免管理混乱的现象,凸显我国的制度优越性,以期在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能够真正实现“综合协调、统一领导”的有效管理。
提供有效的行权保障
  为有效应对突发重大公共事件,管理主体必须迅速对重大公共事件作出反应,并尽快启动应急预案,采取及时的应急策略,提升应急管理机制的运转效率,这就需要管理主体拥有有效的行权保障:一是资源保障,在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后,来自政府、社会与个体的财物资源大量聚集,这类资源调配、分发的过程都必须在法律规定下进行,一则促进资源的有效整合,避免资源浪费现象,二则保障公权力的正确行使,避免损害人民利益;二是权限保障,这是顺利开展应急管理工作的前提,在立法中必须对管理主体的责任与权力作出明确规定。以铁路部门为例,在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必须保证铁路安全畅通,以运输大量的人力与物资,在这一过程中可能涉及到征收、征用公共财产,法律有必要对此类问题进行明确的规定界定,为管理主体提供权限保障。三是智力保障,很多重大公共事件具有特殊性、复杂性的特征,涉及到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需要结合实际状况,对重大公共事件作出正确预测和研判,但是很多管理主体受知识结构与具体情况的制约,很难及时收集和汇总开展应急管理工作的全面信息与知识,这就需要将专家顾问纳入决策团体之中,并且科学设计其参与机制。
健全应急管理追责制度
  为对管理主体的行为有所约束和指引,必须健全应急管理追责制度,明确具体的追责程序、方式和原则,促进应急管理工作的高效开展。在追责制度的建设中需要考虑两点:一是体现制度的目的和价值,除了事后惩戒的功能,追责制度也应当具有引导性、鞭策性,对管理主体的行权过程有所约束和引导。二是重大公共事件往往具有复杂性和突发性的特点,必须确保应急管理追责制度的灵活性,赋予管理主体合理的决策权,允许其根据突发事件的具体状况,从最大限度保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立场出发,适当地灵活行使权力。因此,为更好地体现制度的灵活性,应当科学设计追责制度的整体架构,保障追责原则、方式与程序之间的灵活协调,尤其要将特殊考量纳入规则体系中,并赋予管理主体无过错抗辩的权利。
强化对公民权利的保障
  保障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是应急管理法治化的根本目标,除常规的应急管理机制之外,也应当在管理工作中加强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具体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是确保应急管理信息的公开化,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政府始终通过网络、媒体等方式向公众通报疫情防疫的具体情况和进展,同时宣传个体防疫的专业知识,有效消除了公众的焦虑和恐惧心理,督促公众做好自我防护,同时拉近党和人民的关系,实现上下一心、全民抗疫。因此应当将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纳入应急管理的法治化体系之中。二是保障公民的权益救济渠道,在应急管理工作中,难免会损害部分公民或组织的利益,因此应当健全利益救济制度,在应急管理的过程中或者事后恢复时,为相关公民和组织提供适宜的补偿。
           (作者单位:贵州省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