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1 版:一版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依托陆海新通道   跑出开放加速度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冯倩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5月06日    来源:贵州日报


  贵州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4月20日,共计30吨,价值66300美元的印度干辣椒从印度卡图帕里港起运,通过海路运抵广西钦州保税港,再搭乘陆海新通道重庆加挂班列到达遵义阁老坝铁路货场,最终运抵遵义综合保税区。
  遵义市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此趟班列的开行,有利于推动遵义、重庆与北部湾地区物流一体化进程,将有效带动区域经济发展。贵州省口岸办相关人士表示,这趟班列是黔渝合作的一个具体实践,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货物、线路不断优化的缩影。
  陆海新通道建设,为贵州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开放平台,对贵州实现设施连通、政策互通、贸易畅通、人员流通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如今,贵州正“搭载”着这条由重庆主导发起,联动西部省区市的大通道,跑出开放加速度。
国家战略
黔渝合作为贵州开放注入新动能

  地处内陆腹地、远离出海口岸,这曾是包括重庆、贵州在内的西部地区绝大部分省区市开放发展面临的困扰,让西部地区的开放之路坎坷且漫长。
  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出现,成为破题的关键。借助铁海联运形式,从重庆出发的班列,在广西钦州港可转海运至新加坡等东盟各港口,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络。相比传统的江海联运,这条新线路将重庆至东盟主要港口的运输时间缩短15至20天。
  去年8月,由国家发改委印发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提出西部陆海新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并要求加强省际协商合作,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
  重庆作为陆海新通道的运营组织中心,贵州又是陆海新通道不可或缺的重要节点,借陆海新通道建设契机,黔、渝合作加速。
  2018年4月,黔渝两地签署《重庆贵州合作框架协议》。
  2019年3月,渝黔共同编制完成的《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正式对外公布。

  今年4月,重庆、贵阳两地相继出台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各自目标任务——重庆将充分发挥通道纽带功能,联合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甘肃等通道沿线省区共建一批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产业转移合作园区。贵阳提出从产业、信息、贸易等8个方面建设通道经济走廊,推动沿线城市联合试点设立多式联运一单制集成创新协同试验区。
  “贵州陆海新通道是连接‘一带一路’的重要纽带,重庆与贵州抱团发展有利于带动沿线经济文化发展,实现开放合作、共建共赢。”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管理局副局长孙熙勇说。
  近年来,重庆、贵州两省市形成了集快速铁路、高速公路、内河航运于一体的综合交通网络,在旅游、能源、贸易等方面紧密合作,优势互补、共同发展,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区域协调发展之路,更是为西部地区开放发展注入新动能。
潜力巨大
贵州通道作用正在不断扩大

  今年1月,一列满载贵州橡胶制品的货物班列从贵阳南车站改貌物流中心出发,一路南下驶向广西钦州港,标志着陆海新通道首例为单一客户定制的全外贸原箱出口专列成功开行。
  “此次发运的25个大柜是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供中东市场订单,货物全部在工厂装完海运箱后原箱直接出口。相较之前散车运至码头装箱,货损货差小、物流成本低,有效提升了货物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贵州陆海新通道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万子刚介绍。
  去年5月,由遵义交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合资组建的贵州陆海新通道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负责具体组织运营贵州陆海新通道。
  万子刚表示,下一步,公司将继续积极组织货源,开行贵州全域铁海联运班列,通过铁路箱下海,利用空箱装载进入贵州的散货,实现重箱进口和出口,减少空箱进贵州,为客户提供“一单制、一口价、一条龙、一箱到底”服务,助推黔货出山、海品入黔。
  4月21日,贵阳改貌铁路口岸进入竣工验收阶段,作为一级开放口岸,年货运吞吐量将达120万吨。建成后,贵阳改貌铁路口岸将成为中欧班列场站,为近年来贵州推行的“黔货出山”政策打开大门,促进贵州优质农产品对接“一带一路”和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中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共有3条,其中两条途径贵阳与遵义。《规划》的出炉,进一步巩固和提升了贵州西南交通枢纽地位,加速集聚要素资源,叠加释放后发优势。
  新业务、新货源、新物流不断涌现,贵州陆海新通道作用与影响力不断扩大。自2018年4月,陆海新通道贵州段测试班列开通以来,贵州的轮胎、化肥、水泥、茶叶、太阳能、铝钒土等特色产品不断远销东南亚、中亚和中东等地区。截至2020年3月,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贵州班列已达100列。
未来可期
推动贵州经济融入国际大循环

  由“一带一路”边缘地带转变成为链接“一带”和“一路”的主要通道,贵州成为陆海双向开放的核心区域。然而从规划来看,贵州陆海新通道建设依旧任重道远。
  对此,贵州正加快进度,把建设陆海新通道作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措施,成立陆海新通道专项工作组,打造西部地区物流枢纽,建立高效、便捷、多辐射的双向经贸走廊,积极融入通道建设,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上的重要物流枢纽。
  近日,贵阳市出台《贵阳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从制度、城市、产业、信息、贸易、旅游、生态和人文8个方面建设通道经济走廊,探索贸易物流新规则,推动沿线城市联合试点设立多式联运一单制集成创新协同试验区。
  此外,贵阳还将创新物流组织模式,探索开展冷链运输班列常态化运行,合作共建“黔渝新欧”班列、重庆—贵阳—北部湾班列,推进国际联运班列对接。
  贵阳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方案》的出台,有利于贵阳实施高水平对外开放,夯实提升贵阳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重要节点城市地位;有利于贵阳提升城市首位度和经济首位度,打造中高端消费品贸易之城和制造之城。
  今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具体目标:增加陆海新通道班列开行频次,实现“黔新欧”班列常态化运营。2020年,贵州省将正式开行“黔新欧”班列班车,“陆海新通道”班列常态化开行数量提高到72班次以上。
  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为贵州高质量开放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站在这个新的起点上,贵州将加快推进硬件、软件方面的互联互通,充分发挥多式联运优势,通过实施政策扶持、推进通关便利化、加快商贸物流节点建设等,把贵州产品推向国际大市场,让贵州经济融入世界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