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天眼视线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95”后大学生王彬创业成功后毅然奔赴火热军营报效祖国——

不负韶华 青春该有的模样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靖晓燕 申云帆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进入军营后的王彬(左一)新兵授衔。
吾乡·吾土
  2018年,22岁的遵义青年王彬因为带领上百农户一起脱贫致富,被评为遵义市大学生创业典型;2019年6月,他入选为全省大学生创业者代表,同年,他的创业事迹入选全国第二届“闪亮的日子——青春该有的模样”大学生就业创业典型事迹。
  即便事业有成,但他始终不忘报效祖国的初心。2019年9月,23岁的他,怀揣着儿时的梦想,奔赴火热的军营,决心以梦为马,不负韶华,让自己每一段青春都闪耀着别样的光华。

  王彬所获得的专利证书。
  冬意浓浓,习习的寒风吹落了枯黄的树叶,山上的庄稼已经收割归仓。汽车行驶近一个小时,记者来到了遵义市新蒲新区喇叭镇新堰村。这里群山环抱,人们勤劳肯干,民风淳朴。
  尽管时间已经过了半年多,这里的村民们还是在饭前茶后热议着一件“新鲜”事儿——老王家儿子去当兵了!
  老王家的儿子,大名王彬。
  当兵有什么新鲜的?每年村里都有年轻人去参军,人们感到稀奇的是,老王家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创业有成,顺风顺水干得好好的……
  95后,独生子女,全国大学生创业先进人物……王彬的身上这些鲜明的标签,配上参军这个话题,就足以成为村民们饭后的谈资。
  2018年,他被评为遵义市大学生创业典型,2019年6月,他代表全省大学生创业者,在全省就业创业工作暨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发言,他的创业故事还入选全国第二届“闪亮的日子——青春该有的模样”大学生就业创业典型事迹。
  2019年9月,王彬穿上了崭新的军装,佩戴着大红花,向前来送行的父母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即踏上了南下的汽车,开启了他的军营生活。
  在踏上人生新旅程之前的那几天。与往常一样,王彬每天起个大早,背上背篼,他想在离家前与羊子作个告别。
  “咩,咩,咩……”一阵清脆的羊叫声从山顶传来,王彬拿着镰刀,穿过了自家的草地,叶子上还未干透的露珠滴在肩膀上,跳入泥土中。王彬扬起镰刀,砍下了一堆堆草料,一兜兜地背回了饲料棚。当天,羊的口粮又准备好了。
  今年24岁的王彬,和普通的95后不一样。初见之时,本以为是西装革履,手拎小皮包的成功人士。但事实上,穿着一身休闲服,皮肤有点黑黑的他,不太爱说话,脚底那双白色运动鞋上沾满了未干的泥土,与印象中成功人士的那些典型“标签”完全不同。
  时光渐渐消退了他身上的那股子书卷气,山风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骨子里透出山里人的勤劳与刻苦。
  “作为一个农村孩子,如果我们自己不去努力,就什么都没有”,王彬说。
  1996年,王彬的家并不富裕,家中的羊羔也不多,因为没有种植草料,每天必须赶着羊上山吃草。为了维持日常生活开支,刚出生不久的他,便依偎在母亲柔软的背上,开始了那条放羊路。
  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王彬并没有像城里独生子女一般,拥有“握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娇宠。5岁的他,为了减轻父母肩上的重担,开始独自在山上放羊了。
  由于年纪小,个头也不大,王彬刚一上山,便被淹没在了草丛中,所以常常放着放着,羊就不见了。有时天都黑了,羊还是没找到,所以不得不全家出动,打着电筒满山找。有的羊很调皮,在山里跑了两天才会被找到。
  放羊必须穿过门前的马路到山坡上,每次过马路,路过的汽车都像约定好了似的,停车驻足。那时,每天要放80多只羊,为了让羊吃饱,要从一匹山放到另一匹山。等羊吃饱回到家,天色黑尽,黄金档的电视剧都已经结束了。
  羊并不是安静的牲畜,只要一放上山,便撒欢儿似的乱跑,漫山遍野找草吃。而这就苦了放羊的人,一不小心便会摔个四脚朝天。
  直到现在,谈到小时候摔的那些跤,王彬还是会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膝盖,好像还有疼痛。
  农村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放牛得牛气,放羊膝盖绝对摔掉皮。”谈到放牛,王彬直言,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放牛,因为牛很乖,不会到处跑。
  “他们在山下耍,我就在山上跑。”这是王彬口中,放牛娃和放羊娃最大的区别,也是他童年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放羊是唯一的业余生活,羊是他最好的伙伴。
  因为放羊,小伙伴们的聚会总是看不到王彬的身影。直到现在,当年玩得最好的小伙伴还是会笑言,见王彬一面不容易,但是一去山上找,他准在骑着羊子跑。
  “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我必须帮父母做点事。”王彬说。
 幼年时光 羊是最好的伙伴
  或许,从小与羊的相处,就注定了王彬与养羊有剪不断的缘分。从小的耳濡目染,让王彬对养羊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创业的想法却不是一时兴起的。
  那些年,由于资金困难,家里的羊又卖不出去。既没有固定的放羊场所,又没有充足的饲料,不成规模的养殖方式,既消耗人的体力、精力,还时时操心市场销路。
  放出去的羊,总是会闯祸,一会儿啃这家的菜,一会儿踩那家的瓜。羊闯了祸人来担,父母一家家地上门道歉,赔偿损失,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收入,还没揣暖和就不见了。
  一转眼,王彬开始了自己的高中岁月,在政府的支持下,王彬家建起了4排青砖蓝瓦的羊屋,父母流转了周边乡亲110多亩的耕地与荒坡,再加上原有的40多亩土地,建起了养殖场。
  基础设施完善了,规模也扩大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2016年,正在遵义职业技术学院动物医学专业读一年级的王彬,在父母和老师的支持下,创办了贵州九鼎阳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养殖过程中频频出现的问题,让他的脑海开始浮现了很多新点子。
  为了提高羊肉品质,他发明了一种特制的围栏装置,将羊赶入围栏中,以电机带动旋转轴旋转,实现对羊的自动驱赶,让羊群在内部跑动,以此提高羊肉品质。
  在养殖场的前方,篁竹草、蛋白桑随风飘扬。种植的草料越丰富,土壤需要的养分就越多,而羊粪正好成为了优质的肥料。草料与羊粪在养殖过程中的循环利用,真正做到了绿色无公害无污染。2017年,公司被认定为贵州省无公害肉羊养殖产地。
  因为解决了草料与羊粪在养殖过程中的循环利用,王彬手中又多了一本新型实用专利的证书。
  学以致用,目前,王彬已成功申报了5个实用新型专利。
  现在,王彬家羊的存栏量有300余只,还有几十只母羊正值孕期。
  养羊业的发展不仅让王彬家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也带动了周围的群众一起致富。
  2018年2月,贵州九鼎阳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王彬的父亲王选生成为了合作社的社长。为了确保农户的收益,实行“五统一”:即统一圈舍,统一品种,统一防疫、统一技术,统一销售。
  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公司与农户构成相互信任的良性合作机制。
  根据协议,合作之初,公司免费为农户提供一只母羊,等到羊羔出生长出栏,获得收益后,再付母羊成本。同时,不管母羊产多少只羊羔,除一只归公司所有外,其他的均属于农户。这一特殊的养羊方式,在王彬的口中被称为“信用养羊”。
  截至目前,公司已带动全镇100多户农户养羊,并为他们提供技术服务。专业对口的王彬,成为村里养羊户的“羊指导”。每逢村民遇上棘手的“羊事”,王彬和父亲便二话不说,上门帮忙。
  公司的成立,为周边的贫困户提供了工作的机会,在此做工的贫困户,每天可获得70元到80元的工资。
  “销路不愁啊!”谈到养羊,瓦龙村石木垭组贫困户周照明兴奋地说。
  今年已67岁的周照明,曾经靠种植蔬菜来贴补家用,收入并不高,家里经济上时常捉襟见肘。按他的话来说,自从开始养羊以后,收入起码翻了10番。现在,周照明家的圈中已有40多头羊,数量也是只增不减,年收入已达2万多元。“你别看我年纪大,但是我干劲足!”

 学以致用 乡亲们离不开的“羊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