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8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妻是传染科护士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 刘 平

  腊月二十九,尚在休产假的妻子对我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正大面积迅速扩散,形势已经非常紧张,我们科室也在准备隔离病区了。”我一边听她讲疫情的严重形势,一边慢条斯理地做着午饭。
  饭后,妻子给我和大宝一人发一个她找来的医用口罩,就带着我们一家子上街置办年货,而这个年货,就是口罩。也许,这是医护人员在疫情到来前的本能反应吧。这时,街上已有戴口罩的出现,零零星星的。我们找了好几家药房都没有买到口罩。
  妻子自言自语:“没有口罩怎么行,要上街买菜,还有产假快结束了,要上班呀!怎么办呢?”她联系了和她要好的同事帮找几个口罩,但得到的回答是:口罩紧张,每天每人由护士长发一个!
  她又开始在网上查看,查到两个字:无货。一种从心里溢出的焦虑,一下就写在了她的脸上,并喃喃地说:“这回不宅在家中都不行了。”
  大年三十,我们早早起了床,收拾好东西,驾车往老家赶。下午5点左右,我弟一家4口也驱车从重庆赶到了家中。一大家人围坐火炉拉起家常。
  妻子直接问起了重庆的疫情。待弟回答后,她给大家讲起了一些基本的防护措施和防护意识,等等。在这个家里,她是唯一的医护人员,也只有她才真正懂得相关的防护知识和有较强的防护意识。
  厨房里,母亲和堂哥家的大嫂正忙着准备年夜饭,虽然四溢的菜香和这严肃的谈话完全不搭调,但依然弥漫着家人团圆、其乐融融的幸福。
  年饭后,一家人正谈笑风生,妻子说要带孩子回县城。临行前,她让我到菜园砍几棵白菜,拿一些豆豉和腊肉回去,说要为在家隔离做点准备。
  回到县城已是晚上。我看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她刷手机,不时跟我讲疫情的相关新闻……
  正月初一清早,我通过天眼新闻了解到,武汉封城了。面对这一重大新闻,妻子更加紧张。按照传统风俗,正月初一祭拜祖坟,我得回趟老家。出门前,妻子再三强调:“不要东串西逛,完事就回来,也跟爸妈说,不要到处去串门。”
  到了初二,抗疫局势更加严峻,其他地区相继出现了感染病例,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都在不断增加。妻子让我到超市多买些菜回来……
  我们一家4口,在家一直宅到正月初十。其间,只有妻子出一次门补充蔬菜。在这期间,疫情成为她和我必聊的话题。
  正月十一,二宝刚满三个月,妻子本可以继续休产假的,但最后还是主动提前到医院上班。她知道,科室已经忙得像战场了。从她唠叨的语气中,能听得出她对二宝有太多的不舍。
  在返岗的这几天,每天下班回到家,妻子立马在外衣裤、鞋上喷洒酒精消毒,脱去外衣,洗手……这一流程,却让她做出了一种仪式感。
  正月十六中午,她高兴地对我说:“今天,我们全家都解除了隔离观察期。”从她的话中,我听到了“家人平安健康就是幸福”的信号。
  半个月在家隔离期,很快就过去了,疫情依然严峻;病毒离我们依然近在咫尺;街上的宣传车依然从早到晚不停地流动宣传着;我们家的防护工作依然在妻子的指挥下有序地进行着……看似局势好转,实则更加紧张了,因为周边县市已有了感染病例。
  我站在窗前,感受着立春后阳光的明亮和温暖,心里顿时生发一股暖热。我向楼下望去,惊奇地发现:无数鹅黄嫩绿的新芽,正站在行道树冠顶上迎风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