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8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大红包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 雷霖遥

  我们家的规矩,大学毕业开始,不能再领红包;参加工作开始,要给家里的老人、小孩发红包。
  2017年,结束了18年学习生涯的我,从爸爸手里拿了作为小孩的最后一个红包。
  2018年,辞职在家备考的我,死皮赖脸地从爸爸手里抢了一个红包。
  2019年,我通过省考成功“上岸”,年还没开始过,我爸就已经给我准备好几个空壳大红包,并安排好了要给奶奶包多少,侄子侄女、弟弟妹妹包多少,还为我着想地来了一句:“我的你就不用给了,腊月初十我生日,我请客,你买单……”于是,工资还没发到我手里,就已经不属于我了。
  2019年,正安县脱贫攻坚的决战之年,从8月入职开始,每逢周末,朋友总会问我:“你今天上班吗?”我则送她一个白眼并反问一句:“我哪天不上班?”
  看着我周一到周日,中秋节、国庆节、元旦节,准时准点出门,不定时回家,老妈忍不住抱怨:“以前在外面上学的时候,没事还给我打个电话,现在就在身边,一天还人影都看不到个。”
  累吗?累。常常想仰天长啸,吐槽自己晚一年考上工作就好了。
  但是,我看见值班的姐姐把孩子抱到办公室喂奶,帮扶的同事为贫困户办理医保跑上跑下,驻村的干部吃住都在村里回不了家……大家好像都铆着一股劲,等着迎接最后的“大考”。
  “你崽儿运气好,刚参加工作就遇到脱贫攻坚,这工作强度都扛得住,以后遇到再难的工作,都会觉得小菜一碟了。”我爸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1月中旬,农历年末,我们如期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从干部到群众,大家走路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起来。
  为了犒劳大家,正安县委县政府发出文件,春节假期,可调休延长三天。文件发出的那一刻,有人恨不得马上飞奔回家大睡三天三夜,有人马上打开手机订机票、订住宿……大家心里的欢呼声,仿佛比除夕晚上的火炮还要热烈。
  我也不例外,早早就安排好了初三外出,初九返程,完美避开高峰期的同时,不耽误回老家给老祖宗们上坟烧香。于是,我主动请缨,除夕夜值班。
  按照惯例,这天值班,除了不能回家吃年夜饭以外,都是很轻松的。
  但是,疫情暴发……
  晚上快跨年的时候,忙了一天的我坐在办公室,发了一条朋友圈:我爸说,今年过年不带个人回去,就不准进门,结果,真的没得进门。
  老爸秒评论:我闺女最好看的时候,就是春节值班的时候。
  值班完回到家,家里的汤圆刚刚煮好。
  “所有人员立即返岗开展工作!”包括我在内,正安县所有的干部都收到了这条短信。没有推诿,没有抱怨,干部驱车回赶,医生戴好口罩……
  如果说脱贫攻坚是干部为了群众咬着牙、蹬着脚,那防控战疫,则是大家为了祖国红着眼、拼着命。疫情当前,岂曰无衣?共克时艰,与子同袍。
  正月十一,返岗连续工作的第11天,我收到了我爸发来的红包。备注是:坚守一线的闺女,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