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8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值守卡点小记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 蒋明杰

  母亲90岁了,身体多病,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自己下床。每天早上,我都要先烧一盆炭火,扶她起来烤火,给她洗脸洗手,再煮点她老人爱吃的甜酒汤粑,让她坐到火边慢慢吃。
  2020年春节,疫情肆虐,我所住平塘县京舟乡董联寨,也设卡阻击。
  正月初三,我本应好好在家陪母亲过年,哪知,接到村委会电话,叫我去守寨口的卡点。我是党员,是村民组组长,必须服从命令。
  接到任务后,我撇下母亲前往卡点。支书宋德章早已在卡点等我。他说:“守卡任务非常严峻,也很特殊,为了寨子人的生命安全,希望你必须严守好关卡,不允许有任何人进出。”
  卡点在董联村拉麦组。这个组有4条路通往4个自然寨,其中两条硬化路,两条泥巴路,要守好4个路口,真的很不容易。我和另外一名队员值守,一人守两个关卡,是跑不过来的,总会有人绕道串进来。
  2月4日中午,我在山尖角卡点执勤,一辆面包车从山路上开下来,车里载着4个陌生人。他们见守卡只我一人,想硬冲进寨子。我站到路中间,向司机伸出手示意停车,几个人用威胁的口气叫我让路。我岿然不动。他们见我态度如此坚决,悻悻地调头原路返回。
  经过这件事,我想,一人守两个卡点肯定会有漏洞,于是我动员寨子上的部分年轻人也来参加联守。他们虽是来了,但爱打堆,有的人还从家带来好吃的,在一起搞烧烤、聚餐,没有耐心。因为冷,一个二个悄悄溜走了。
  没办法,我又找来一棵大树,横着,封死进寨岔路口,留下主路两头,并立上警示牌,只准执勤人员和救护车行走,其他人要进寨子,须有村里的证明才能放行。同时,我还对进出的人进行宣传:防控病毒传染的最好方法,就是待在家里,常洗手,少聚会,戴口罩,不与外面的人接触……
  我们的卡点不分白天和黑夜,一值就是24小时。
  2月5日晚,下着小雨,卡点没有帐篷,我不敢去附近人家避雨烤火,一次性雨衣又很薄,且衣服鞋子都被打湿,冷得牙齿上下打架。尽管如此,我也不能回家换衣服。这时,寨上一小伙开车过来,明亮的车灯照着我,他见我站在飘飘洒洒的雨中,浑身都湿了,便替我值守一会儿,我才得空回家换衣服。
  卡点上执勤,讲不得半点人情。上下寨子的人,都不得来往,我的另一头卡点就在两个寨子之间,两个寨子的亲戚很多。正是病毒感染暴发期,我们要求:任何人都不准进寨,也不准出门。有的人就是不听劝,说是去走亲串戚,去看病人,想买这买那,总是找出种种借口,但这些人都被我一一劝返。我说,要送礼物就打电话,叫人来卡点要,不准跨过卡点半步。
  我守卡这个寨子很被村领导重视,因为我们这里有从武汉回家度假的大学生,有经过湖北的打工人员……虽然有的已被医院隔离,有的被限制在家每天接受医生检查,目前没确定染没染上病毒,但必须杜绝他们接触。“下班”后,我还要跑前跑后排查,做好记录。
  从1月27日(正月初三)到2月6日,11天里,我没一天好好待在家里陪母亲过年,让她孤苦怜丁宅在家。想到自己的付出都是为了父老乡亲,为了父老乡亲的健康和幸福,一种自豪感便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