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5 版:天眼新闻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菊花黄菊花香 花开人喜“金”满筐

国家消费扶贫政策救活德江一家农业合作社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高发强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7月26日    来源:贵州日报




  △菊花盛开的时节是桶井乡芭蕉村村民最忙碌的时节。
  <德江的菊花茶装车运往北京。
  “我的菊花卖到北京啦!”安小江很兴奋,黑瘦的脸上,像开满了金灿灿的金丝皇菊。说话时,黄里透着黑的手臂,用力地比画着。他似乎想把自己两年的失落,和如今拨开乌云见月明的喜悦,宣泄般的分享给全世界。
  “我们合作社今年的菊花全卖完了,连去年的存货都买空了!”近日,看见记者在德江灵犀酒店大厅,给正要装车送往北京五矿集团职工“消费圈”的德江“生态特产”拍照,安小江抢上来和记者搭腔。
  “感谢国家的消费扶贫政策!感谢中国五矿!感谢灵犀国际!”安小江双手合十,近乎自言自语,连珠炮似的,继续宣泄着他的喜悦和感激。
  安小江是桶井乡芭蕉村江宏水果合作社负责人。他不是芭蕉村人,而是邻村河坝的。
  几年前,河坝村因修沙陀电站,整村搬到县城。村里未被水淹的土地,自然无法搬走。
  住在县城,跑四五十公里回来种地,单从成本上来说,都不太现实。
  眼看着七八百亩可能闲置的土地,从广东打工回乡的安小江,觉得是个回乡创业的机遇,就想联合邻村未搬迁的老乡,把土地流转过来,搞水果种植。
  安小江的想法,得到了桶井乡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
  有政府撑腰,安小江胆子更“肥”了。为干成这事儿,他卖掉了自家的住房。
  拿着卖房子的60万元和打工积攒的钱,安小江便带着芭蕉村的几个村民,合伙干起了合作社,并一口气就种下了梨子、柚子、李子好几百亩。
  “乡政府还投资为我们基地修了环形产业路和几个水池。”安小江说,但果树成林挂果,周期长,见效慢。2017年开始,合作社在地里套种了300多亩菊花,想通过“以短养长”方式,促进产业发展和实现产业增效。
  “连续两年,地里的菊花,质和量都不错,但就是找不到市场。”
  每到菊花盛开季节,安小江都要在微信朋友圈里,不断地晒着土里的菊花,和采收包装好的菊花茶,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希望引客上门,但收效甚微,菊花就是卖不出去,一直积压在仓库里。
  今年初,安小江一把火烧掉了2017年的2900多斤金丝皇菊。
  记者不解:“放着,说不定哪天就卖出去了呢?”
  “都不新鲜了,卖了也要砸自家牌子!”看着几十万元的菊花就这么打了水漂,安小江的心在滴血。
  在接到晏芬电话前,安小江几乎放弃了再种菊花的念头。
  晏芬是德江响应国家号召的离岗创业人员,她一边帮着丈夫樊勇打理新开的酒店,一边响应县里号召,带着员工和一帮兄弟姐妹,利用酒店人脉广的优势,创办了灵犀农产品线上线下销售平台,并在酒店一角开辟了一块区域,专推德江农特产品,助力脱贫攻坚。这次德江“生态特产”打包销售,就是她的“手笔”。
  晏芬是在下乡调研和搜集土特产时认识安小江的。从那时开始,晏芬就开始在酒店大厅茶水区,帮着推介德江菊花茶。后来还把德江菊花茶,定为酒店接待茶。
  今年春,德江县团委找到晏芬说,定点帮扶德江的中国五矿集团,在对德江实施消费扶贫中,把菊花茶作为其中一种农产品,列入集团消费产品,让她整合一下县里的菊花资源。
  晏芬问了几家,都没有货,便试着问了下不时向店里农产品推介平台,送几盒菊花试销的安小江。“你那里有没有这么多量?”
  “有是有,可是我已经没钱请人弄了。”听到这事儿,积压了大量菊花的安小江既喜又愁。喜的是,自己的菊花终于找到销路;愁的是,自己亏得连请人工包装的钱都没有了。
  “还是晏总在关键时候帮了我,立即答应借我钱,先后借了3万元。”说起晏芬,安小江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她还请专业人员帮我们设计,并带领团队加班加点帮我们包装。”
  第一批菊花茶到北京后,获得了五矿职工的一致好评。“这次是第二批,和德江另外两种农产品土蜂蜜和罗汉果,一起封装送到北京。”
  为了表达自己对国家消费扶贫政策的感激之情,安小江专门请人用红布印制了两条横幅,挂在送货车箱两侧。横幅分别写着:“定点帮扶搭平台,黔货出山换真金”“小小帮扶写大爱,众志成城把帽摘”。看上去特别醒目。
  安小江告诉记者,通过消费帮扶,合作社积压的产品,短短几个月,就卖了20多万元。“接下来,我们将继续把产品品质放在首位,生产出更优质的菊花茶,保住来之不易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