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9 版:27°黔地标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出山记》导演焦波:

纪录片是中国相册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7月12日    来源:贵州日报


  “我本来就是农民出身,拍过《俺爹俺娘》,父母去世之后,我要拍我们共同的母亲,就是乡村。”焦波说。
  《出山记》是由遵义市广播电视台和焦波光影(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焦波执导的纪录片。该片于2018年4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作品推出以来,在第8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等平台获得了多项大奖。
  “纪录片是中国的相册,记录着重大的时刻。脱贫攻坚是国家的大事,其中又有诸多的艰难。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个记录者,如果不参与其中,这是我的失职。”说起拍摄《出山记》的契机,焦波说起了多个“巧合”。一个曾经看过《乡村里的中国》的观众为他提供了关于易地扶贫搬迁的线索,这个报道深深吸引了焦波,正在此时,同样也看过多次《乡村里的中国》的遵义市委宣传部部长郑欣向他发出邀约,请他来拍摄一部记录脱贫攻坚的电影。对于贵州并不熟悉的焦波,在30年前与贵州曾有过一次亲密接触,那时他曾与朋友重走长征路,走过遵义、六盘水等地,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正是这诸多的“巧合”,让他马上答应了拍摄的邀约。
  那是2016年,在20多个极贫乡镇之一的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石朝乡大漆村,焦波一行到乡里进行考察,“要拍就拍最典型、最困难的地方。”到了那里,焦波就不打算走了。当年10月回到北京做了严密的策划之后,拍摄团队便驻扎进大山,在那里度过了当年的春节。
  虽然常驻农村拍片,海拔高度在1200多米以上的大漆村,依然让焦波及其团队深深体验到何谓艰苦。常年大雾,山路陡峭狭窄且湿滑,光是交通这一项就足以让人们提心吊胆。“通往大漆村泉里组,有一条尺把宽的必经之路,中间有断崖,必须得跳过去,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年轻人们扛着机器更加危险,我从不允许他们单独去那里。”焦波算了一下,团队一共去过泉里组28次,而他在那里总共摔过12个跟头,足以想象起艰险程度。
  如此困难的生活环境,也让焦波深刻感受到当地百姓的不易,同时也感受到基层干部工作的不易,《出山记》便真实记录了易地扶贫搬迁、大通道建设、特色产业发展等工作。
  “贵州的基层干部责任感非常强,一个村39个自然组很分散,他骑着电动车半个小时能到家。就算这样,他依然10天半月都不能回家,常年奔忙在脱贫攻坚的第一线。”焦波说,大漆村党支部书记申修军给他的震撼很大,搬迁过程中浮现出的种种问题,当地群众的不理解,如今想起来都让人想掉泪。
  《出山记》后,焦波又投入到《进城记》的拍摄,同样的一批拍摄对象,从大山走出,搬到遵义新蒲新区,“搬出大山是脱贫的方式,搬到城市里的人们将会面对哪些问题,如何解决,是同样需要关注的问题。只有把后半部分也记录下来,才能形成完整的脱贫攻坚的记录。”算起来,焦波在贵州已待了3年多,在他看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党的优秀传统,这是文艺工作者的本分,“希望《进城记》能在国庆前后首映,也算是对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