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4 版:长征贵州沿线看今昔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红军坟“寻亲记”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曾帅 庞博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7月12日    来源:贵州日报

  “1966年,我在遵义市汇川区泗渡镇新红农中任校长。那时,我见‘万石仓’对面路边有一座红军坟,墓碑上称这位烈士为‘曾同志’,心里总有一种遗憾。这位红军牺牲在这里,我们连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的家人更不知道他的归宿。于是,我就萌发了寻找红军烈士家属的想法。”时至今日,80岁的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陈华强还对50余年前这场“寻亲”历历在目。
  陈华强向记者介绍,“曾同志”当年参加娄山关战役之后,因负伤便留在当地一个叫马志彬的村民家中养伤。
  但当地的地主得知村民收留红军,便以送红军战士回部队为幌子,将其骗出村民家残忍杀害。
  当地村民张树清家离杀害现场不远,他的妻子亲眼目睹了凶手的暴行。
  1956年,张树清的妻子揭发了凶手,并准确找到红军遗骸。后来,这位红军埋在了川黔公路边的土台上。
  1966年,陈华强任新红农中校长后,决定寻找红军烈士家属。
  但茫茫人海要想找到“曾同志”的家属哪有那么容易?
  为此,陈华强多次走访马志彬,并从马志彬与“曾同志”聊天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些关于“曾同志”的家乡、生活习惯等信息。
  随后,陈华强便和娄山公社新红大队民兵连长郭光亮组织中学生及民兵12人,怀着对红军的崇敬心情,步行数百里,到“曾同志”的家乡习水寻找他的家属。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华强终于在习水县朗庙公社打听到了“曾同志”家属的下落。
  陈华强说:“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迎接了我们,在核对完相关信息之后,我们才得知,老奶奶是那名红军烈士的爱人,而那名牺牲的红军烈士叫曾华轩。”
  如今,除了曾华轩的后人,陈华强每年都会为曾华轩扫墓。
  “虽与曾华轩阴阳两隔,但这么多年其实早把他当亲人一样看待,每每想到他就总能想到当年红军长征不易,就更要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陈华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