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9 版:区域周刊·六盘水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山间小站:迎来送往间的浓浓年味

本报记者 黄瑶 通讯员 夏远利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2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左:春运期间下大雪,车站组织站区职工清扫道岔积雪。

  右:车站工作人员组织村民有序乘坐慢车。
  2019年1月21日,为期40天的春运拉开帷幕。
  春运期间,从绿皮车到双层列车,从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到轻便的行李箱,载满返乡人的“春运车轮”一次次驶过小站,或疾驰而过,或偶尔停留,诠释着团聚与离别。
  小站名叫“关寨”,是沪昆铁路之上的五等小站。
  关寨站建于1966年,坐落在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关寨镇境内,隶属于六盘水车务段。
  小站依山而建,宛若“长”在了山腰处,右侧是长长的隧道,左侧是桥梁,四周高山环绕。
  在车站隧道口上,嵌刻着“关寨站”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车站主要担负客货列车的通过、越行,以及办理少量旅客列车的旅客乘降业务。现有管理人员及职工10人,每天有4名职工和1名管理人员坚守在车站,服务着4条股道上来来往往的列车。”
  说话的人叫潘付玉,是关寨站站长,已在车站工作了6年多。
  在潘站长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承担着指挥中心作用的车站运转室。
  当值的值班员胡海康正专注地指挥,除了随时与邻近新窑和二道岩站保持联系、掌握列车运行情况,胡海康还会不时“自呼自答”复述着一系列标准作业用语,严格执行着“眼看、手指、口呼”的作业规范。
  “每天都有172趟列车从车站经过,同样的话要说上千次。看似简单,但是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酿成事故,自呼自答的模式能随时让我保持清醒,有时困极了就往脸上浇点冷水。”胡海康说。
  由于列车运行频次高,且随时要与上级调度部门及邻站的联控,值班员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吃饭只能由炊事员将饭菜送到值班岗位上,即使上厕所也要匆匆忙忙。
  车站职工年龄层次相差较大,除了年轻的“小潘”,还有57岁的“老刘”。
  “我叫刘琦,站里的小年轻们都管我叫‘刘叔’,是关寨站的助理值班员。我在车站工作了7年,我对这里的一花一木都有了感情,打算守着这个小站一直到退休。”
  虽然快到退休年龄,老刘对待工作仍然一丝不苟,休班时候,他还会主动到食堂帮忙做饭,调节一下同事们的口味。
  由于关寨镇没有高速公路,仅有一条蜿蜒山间的盘山公路,到六枝特区40公里,乘车至少需要1小时,附近村民大部分依靠乘坐仅有的两趟慢车——5645次、5646次出行,到六枝仅需20多分钟,票价7元。春节临近,村民携带的行李明显增多,车厢里比平时拥挤,大家不是在忙着销售农产品就是置办年货,每天从车站上下车的旅客也增加到了800余人次。
  此时也是站里最忙的一段时间,关寨站职工“总动员”,站区保安对村民进行安检,组织旅客有序上下车,检票员有序检票,有时候休班的职工也会回来帮忙,虽然忙碌,却显得格外和谐与其乐融融。
  春节前,潘付玉11岁的儿子从六枝到车站看望父亲,工作间隙时,潘付玉会给儿子讲解一些铁路运行的相关知识,还会教儿子接发列车的姿势及标准。
  “爸爸对待工作很认真,我和妈妈都很支持他,爸爸是我的偶像。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守护,才会有更多乘客的安全出行。”儿子潘锦瑞高兴地说。

★ 记者手记
  记者也曾经无数次路过这个山间小站,对这里的印象却只停留在一个一闪而过的模糊轮廓。
  半个多世纪前,这里也曾辉煌,人声鼎沸。现如今,这里每天只有两趟慢车的停靠,少了喧嚣,却多了几分时光洗涤后的淡然。
  与小站守护着乘客一样,关寨站的几代铁路人也守护着小站,将“坚守、实干、奉献”的关寨精神传承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