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1 版:黔史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侗族酒文化》,侗家生活的温暖图景

吴运坤 李家禄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来源:贵州日报



  《侗族酒文化》封面
  在网络上购书,看到宋尧平《侗族酒文化》挂在网上销售,与我长期所想的关于侗家、关于侗民族的风俗礼仪及文化相契合,特地购来一观。秉书夜读,非常感佩作者对本民族文化礼俗、尤其是对侗家酒文化礼俗的深入了解,和用心钻研。全书内容在描述侗家人日常生活场景时,也极力彰显侗家人的非凡精神气质,自成风格与体系,体现了独特的文化价值。
  我出生于天柱侗乡,在成长过程中也深深地受到酒文化浸染。不过,我过去并不把酒作为具有深刻内涵的文化场景和礼俗来看待,仅仅视为朋友交往的一种必须的媒介和友情特质,以饱满的热情支撑相互之间或深或淡的友谊。作者系统地阐述了无所不在的侗家酒文化。侗家对酒文化的研究比较晚,据傅安辉教授在本书序言中说:“‘酒文化’一词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由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教授首次提出来,侗族对酒文化的研究也是近年来的事……宋尧平对侗族酒文化进行比较全面的记录和搜集整理,并加以初步的研究,其中有不少宝贵的资料是第一次公布于世。”并认为这是开创性的工作,填补了系统研究侗族酒文化的空白,是记述和研究侗族酒文化的第一本著作。傅安辉先生恰如其分地评价了本书的历史文化价值。
  《侗族酒文化》可以当成一部极富有浓郁生活气息的文化散文来阅读。书中系统地展示了侗族与酒的深厚渊源,也展示了侗家人的各种酒场情态,以及酒歌、酒礼、酒仪,围绕酒而衍生出现的丰富多彩的漫长生活画卷。仅以第七章“生产生活中的酒俗”为例,作者就分门别类,描述了40余种酒俗,可见酒不仅与侗民族生活息息相关,围绕着酒而产生的各种文化习俗,竟呈蔚然大观之势。如“姑娘酒”:“这是男女青年在恋爱过程中,姑娘办事招待后生的酒。时间常在正月上旬的某天、三月三、端午节、六月六、七月半、八月中秋、九月重阳等日子。办酒,有时是在家里办好了拿到坡上去吃,有时是在亲友家办吃。吃这种酒,除招待的唱简慢歌、被招待的唱谢歌外,主要是唱爱情歌。”这种酒实际上是侗家青年谈情说爱时的交情酒,姑娘酒宴席上,歌唱时常通宵达旦。两情相悦的男女,由于家里不同意,或者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影响,不能喜结连理,无奈地分手,在女方出嫁的日子,男方还会大度地邀请同村好友,挑米担酒到姑娘家来送大礼,并在姑娘家堂屋亦通宵达旦地唱歌,婉转地表达不舍之情,直到姑娘出门方散。亦表现了侗家青年在爱情上的情深意长,表现了他们的宽容大度,和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丈夫豪情。歌唱送别,从此两不相欠。劝戒酒、诉理酒与侗族乡村习俗息息相关,也是侗族邻里和睦、家族团结文化之一部分。在这里,《侗族酒文化》主体上研究的是与酒有关的风俗习惯,实则全方位地展示了侗家人和睦相处、情真意切的温暖生活。
  《侗族酒文化》的出现,表明了侗家民族自我文化意识的苏醒,也表明了侗族文化学者的一种精神自觉。由文化他觉走向文化自觉,由文化自谦走向文化自信,更有助于提升黔东南文化软实力,助推民族文化建设和乡村文化旅游发展繁荣。“枫木树上叶三叉,天仙下凡到你家。你家得个天仙女,德才具全耀中华”,侗家人正是歌唱中的天仙女。人杰地灵,通过无数民族学者的深入研究,黔东南原生态民族文化必将在中华民族复兴的坦途中,发出耀眼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