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回归生活本真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来源:贵州日报


  李少岩
  随朋友去了一趟他的老家,织金县一个叫官寨的村子。朋友的父母早已准备妥帖,杀鸡鸭,蒸腊肉,拌凉菜,满满当当操持了一桌菜。二老一个劲地劝我们多吃,说鸡鸭都是自家养的,腊肉是自家熏的,野菜也是田间地头采的。我心领神会,为这份朴素的热忱好生感激,一路倦意,全在浓浓的乡情里散失殆尽。
  晚饭设在朋友家的晒坪里。我们围着一张老式木质方桌,大快朵颐,侃着许多现实乡村的话题,其乐融融。朋友的父亲,我们叫他袁叔,一个面容清廋、精神矍铄的中年男人,几杯包谷烧下肚,话匣子便打开了。他说今年的玉米、土豆丰收了,粮食多了,可以多养猪,多养鸡鸭,还说农闲时做点运煤的营生,一个月下来能多些收人,话语里洋溢着满足和幸福。
  吃过晚饭,朋友建议出去散步。其实就是沿着乡间小径走走。小路杂草丛生,我们走得格外小心,唯恐蛇虫、老鼠或意想不到的东西惊扰。朋友告诉我,这是他幼时常走的小路,小路上有故事,有欢乐,有成长的烦恼。
  村寨不大,三四十户人家,房屋一栋挨着一栋,错落有致地散布山腰。在往昔的岁月里,村寨连成一片,好似围成一个大家,不仅可以共同抵御外来势力的欺凌,还能防止来自林中猛兽的侵扰。人们以群居的生活方式,见证人性的抱团精神。
  一路上,朋友为我们讲述哪是他曾经掰取玉米的土地,哪是他浣衣戏水的小溪,哪是他赤脚上学的小路。朋友说,这里属于典型的高山气候,即便是在盛夏,早晚温差大,晚上睡觉时盖棉被都是很平常的事。
  走走停停,夜幕渐合。朋友建议我们改走大道。乡村的夜显得十分恬静,繁星之下,是稀疏微弱的点点灯光。朋友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乡村的夜,是最真实的表达,有灯光,就有人居住;没有灯光的房子,人走屋空。是的,如今的农村,许多年轻人都去打工了,留下一栋栋的空房子,等到腊月回家,空房子的灯光才重新亮起。有的人搬到县城或其他地方去住了,老家的房子就这样空荡荡地闲置着。
  走着走着,我们发现前方路上有几个人影,似乎背着东西,我想,应该是一群访古探幽的背包客吧。可朋友说,他们都是留守寨子的中老年人,他们利用空闲去矿上做工,此时才收工回家。说话间,几个肩挎背篓的男子,说说笑笑地与我们擦身而过。问及他们的收入,朋友介绍说,矿上计量算工钱,这份钱挣得不多。在乡下,闲着也是闲,做一点,也能贴补家用。他小时候曾去矿上做工,一个假期能挣到自己的学费。
  人在不同的境地,对于生活的感受也大不一样。在熙熙攘攘的城市,我感受到的是车水马龙,万家灯火;在黔西北的官寨,我感受到的是万籁俱寂,淡定从容。城里的人匆匆忙忙,乡下的人不徐不疾,一切按照既定的规则作息。在农耕文明渐行渐远的当下,一份从容的心态,对于浮躁的人们来说,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