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留住心头那片绿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来源:贵州日报


  周玉娴
  绿色,满眼的绿色占据了我。我的眼睛在干涩和疲劳后,有了这片绿色的滋养,瞬间有了精神。去年暑期,趁带孩子研学的机会,我到了贵州,从此心头留住了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绿。
  因为研学团行程安排,我们要在短短5天,游遍黔南平塘和黔东南的几个寨子,在大巴车上的时候很多。起初我还颇有顾虑。不过,当大巴车在“空中”飞驰的时候,我的顾虑没了。贵州省县县通高速。贵州的高速是穿云钻山在“空中”行走的。一不小心,车子就钻进了云里,或者钻进了灯光点缀的隧道。在高速公路上,一点也不枯燥。晴朗时,可以俯瞰高速公路立交桥下山谷里的村庄;有云的时候,还可以看云飘雾团,隔着玻璃窗可以想象车子已经飞在空中;钻进隧道的时候,更是梦幻,一道道灯光飞驰而过,犹如进入时空隧道一般。
  在丹寨县石桥村的穿洞里学着做手工花纸的时候,出洞抬头一看,几根柱子擎着一条灰色的路在天际横过。“我们就是从那上面过来的啊,不可思议。”同行的人惊叹。
  同样是青山绿水,我的家乡长江岸边,在雨的湿润下,是宣纸徽墨歙砚湖笔绘出的水墨山水,贵州的山水却是油画。不管是哪一种绿色,在这幅画中都有用处。老绿新绿层层叠叠,墨绿翠绿挤挤挨挨,深绿嫩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蓝天白云之下,所有的绿色一起组成立体空间,多层次全方位地铺展到我的脚下。从云端高速公路下看,盖着青瓦的村寨就点缀在这些绿色中,仿若绿毯上的图案。
  因为这片绿色,我所到之处的黔南和黔东南地区,空气好到仿佛可以治愈一切不如意。我的肺充盈在这清凉的空气中,让我想起了一条现代的鱼游弋在远古纯净的天地间。
“中国天眼”就镶嵌在翡翠似的山脉中。一只银色的超级眼睛,在青峰环绕中发出耀眼的光。正午,太阳在几片薄云间躲闪。拾级而上,七拐八弯,几番停顿休息,最后终于到达“天眼”观景台。二层的平台几乎被放暑假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们给占据了。各种旗帜纷纷展出,游学团、研学团,各种团体的成员都在相互呼唤,等待手持胶卷照相机的专职摄影师拍照,一边发出啧啧称叹声。古今历史一瞬,这只落户云贵高原千山万宕间的眼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和它对视的时候,我的心飞越苍穹。周围的绿与天眼的白,在高科技的嫁接中和谐共生。
  爱仰望星辰,观宇宙浩渺、星河灿烂;爱俯视大地,喜生命蓬勃万物欢盛。天眼,满足了我所有的期待。古今一瞬,我们处于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不经意的位置。
  研学团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听讲解员讲述天眼的神奇,讲述建造的不易。这里是无线电静默区,平时低头专注手机的父母,此时和孩子们一起,在好奇中激动,在好奇中欢笑。
  在黔东南,孩子们开心地拉着民族姑娘的手,围着篝火一圈一圈地笑着跳着。大人们则围坐在小广场上看苗家姑娘的锦鸡舞,听浑厚悠扬的笙乐。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在这样的文化旅游中一点点醒来。
  平淡刻板、一成不变的生活,需要故事。我在贵州就听到了很多故事。战争迁徙、英雄传奇、服饰来源、古法造纸……每个古老故事,都让你仿佛穿越时光,成为了你的祖先的模样。
  在贵州体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也许更有说服力,更能引人思考——我们如何对待自然生态,如何给子孙留下一个生存环境,又如何让地外文明看到一颗美丽的蓝色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