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0 版:娄山关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千里赣南一日还    钟一灯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来源:贵州日报


  朝辞贵阳晨曦间/千里赣南一日还/路旁美景赏不尽/轻骑已过万重山。(唐诗套用)
  去年“五一”前夕,一个阳光明媚、大地披绿的清晨,我偕老伴乘坐轻骑,由侄孙驾驶,顺厦蓉高速公路,经由贵州都匀、广西桂林、湖南郴州、江西赣州等城市,跨越1000多公里,耗时仅一天,就回到了赣南老家,参加一个民间庆典活动。
  我们的轻骑开出贵阳城,驶上厦蓉高速公路。由于有卫星导航,轻骑只管往前奔驰,不担心走错路,而且随时有“前面转弯”“前面下坡”“前面限速100公里”之类的安全提示语,可谓一路顺畅。
  轻骑以平均100公里的时速前行,中午时分,我们就到了桂林。原打算进城逛逛,但要赶路,便决定不进城。透过车窗向外张望,我聚精会神地领略“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和林立的高楼大厦。看着看着,50多年前一次乘火车途经桂林,因故被迫下车在桂林待了两天一夜的经历,不由自主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1968年春节前夕一个傍晚,我偕新婚妻子回赣南老家探望父母。我们乘昆明到上海的火车,绕道广西(当时湘黔铁路未修建)至江西向西站转汽车。当时是隆冬季节。车厢里没有暖气,到了深夜怪冷的,我们都冻醒了,赶忙把所带的衣服全部穿在身上。第二天天亮了,到了广西境内,天气才暖和许多。第3天深夜,我们在江西向塘西站下了车。接着乘摆渡火车到南昌站,在南昌火车站坐等天亮。第4天清晨,我们坐上南昌开往赣州的长途汽车。南昌到赣州,当时444公里,本来傍晚可以到达,无奈汽车抛锚,耽误了3个小时,又是深夜到的赣州。到了第5天,坐了半天汽车,徒步走了半天山路,终于回到阔别4年的老家。一路上,由于坐的是卧铺车厢,因此,除了乘的火车动辄晚点,乘的汽车中途抛锚外,还算顺利。
  探亲结束,回贵阳的路上可就惨了。正月元宵节未过,我们就启程回贵阳,这次我们乘汽车到广东韶关,再坐火车北上到湖南衡阳,然后转乘上海到昆明的快客到贵阳。在衡阳火车站,我们经历了惊心动魄的15分钟。
  记得那天是下午5点过钟,我们到了衡阳火车站。哇噻!车站上人山人海,个个行色匆匆。到站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队买火车票。排队四五十分钟,才买到站票。这时,上海到昆明的快客已经到站,我们赶紧检票上车。上车的人太多,且无秩序。我检完票的一刹那,左脚的皮鞋被后面的人踩脱掉在地上,走了好几步才发现。我想返回去取拾起穿上,又怕被人流踩踏致伤;等人流过了再取拾,时间又不等人。干脆,把右脚的皮鞋也甩丢了,赶时间要紧!我赤着脚赶到火车旁,发现个个车厢的门口都排了二三十人的队。因为连车厢的衔接处都站满了人,只得一个个硬往上挤。当排到我和妻子时,妻子先挤上去了。我呢,再无空间可挤占了,上了车,但进不去,站在短梯上(老式绿皮火车,上车要蹬二三阶短梯),双手抓住车厢门口的把手,大声向车里的乘客请求:“拜托大家再挤一挤,让我进去一下!”但是,里面纹丝不动。也难怪,里面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似的。无法挤进去,里面的乘客无情地把门关上了,妻子极力想把门挡住,但无济于事。就这样,妻子在里头,我在外头。我死死抓住车门把手,就是不下车。火车启动了,我还是坚持不下去。怎么能下呢?妻子若先走了,她第一次出远门,又没有另外的伙伴,我放心不下!我看到里面的乘客隔着玻璃向我作手势,仿佛在说:“下去!下去!”这时,车速已经很快了,我要下也不敢下、不能下。就这样,我好像铁道游击队的队员,死抓住车门把手,任火车前行。大约二三分钟后,车已经到了郊区,我感到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很快,车停了。从餐车方向来了一个乘务员,他恶狠狠地吼道:“你不要命呀!”我情急之下只好撒谎解释道:“里面有我一个小孩,他先上去了。”乘务员不仅没要我下车,还向里面的乘客作手势,要他们挤一挤。里面蠕动起来了,挤出一点点空间,车门终于可以拉开一条缝隙,我忙由此往里挤,乘务员帮着将我往里推,终于挤进去了!火车重新启动前行。这时,再看看妻子,她脸色发青、嘴唇发黑,眼角上还挂着两滴泪珠。可以想象,刚才她在车里,我在车外,车启动时,她又担心又不知所措,心都碎了吧。
  我总算上车了,但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头。我们所在的“沙丁鱼罐头”里面空气不流通,严重缺氧。乘客们一个个憋得耷拉着脑袋。我也憋得脸发胀,双眼直冒金星,站着站着,支撑不住,腿一软,往下梭去,我感觉自己像是快憋断气了!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车门只是关上,没被锁死。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把车门拉开一条小缝隙。风随之呼呼吹进来。啊!得救了!包括我在内的乘客们复苏了……
  次日,火车到了桂林。一来我和妻子在火车上站着或席地而坐困了一天一夜;二来我无鞋穿,还光着脚,穿着的一双棉袜子,已是前头露“姜头”、后跟露“芋头”,狼狈极了,需要赶紧买双鞋穿上。于是,我们决定在桂林站下车,休整一下。
  车停桂林火车站,我们下了车,找旅馆住下,买了鞋穿上。第二天,精神状态基本恢复正常,遂游览了桂林市区,还游了七星崖,俯瞰了澄澈清朗的漓江水,观赏了层峦叠嶂的群山,对“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到服务区了。我们休息一下,加了油,吃点东西再走。”侄孙说完,把车停下来。我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睁开眼再望车窗外,发现已把桂林远远地甩到后头去了。
  休息四五十分钟后,我们再启程。侄孙是个30多岁的壮实小伙,脑子清爽灵光,精力充沛,聚精会神开了一上午车,稍事休息就看似毫无倦意了。轻骑再次上路,逆太阳西下的方向狂奔,出桂东、串湘南、入赣南,西天刚收猴臀红时,我们已来到赣州城。离于都县的乡下老家不过百公里,快到家了!我们深深地舒了口气,在服务区坐下来歇息,一边吃东西充饥,一边屈指回顾一天的行程。
  东方初露鱼肚白时从贵阳出发,西天刚收猴臀红时到达赣州,大约十二三个小时,即一个满满的白天,就跨越1000多公里。正是:千里赣南一日还!想当年,我响应“哪里需要到哪里去”的号召,奔赴祖国大西南的贵州参加工作,第一次回来探望父母时,去程走了5天5夜,回程挤火车差点把命“挤脱”。真是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