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6 版:党建周刊 党风廉政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 前有贪腐“标兵”、制度形同虚设:

上级领导的“言传身教”,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上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来源:贵州日报

  “我的犯罪渊源有反面榜样。”王红梅口中的反面榜样正是经开区财政局原局长谭建珐(另案处理)。
  经开区财政局内部管理混乱,借支公款的事时有发生。谭建珐在担任财政局局长期间,多次从出纳处借走大量现金,年终再要求出纳虚列办公开支来冲平借款。
  一次,王红梅在办理两家贷款公司注册事宜时,需要公司提供社区居委会出示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去找社区太麻烦,你去外面私刻一个居委会的章就行了。”谭建珐如此要求王红梅。
  “那一刻我才知道公章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伪造,这为我后来做假票据时用假公章提供了借鉴。”上级领导的“言传身教”,王红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中。
  “他可以这么做,我为什么不可以?”
  王红梅慢慢动起了贪腐的脑筋。加上财务制度形同虚设,王红梅有了可乘之机。
  在王红梅动用公款的时间段中,经开区财政局先后有两任会计夏延伟和王佳武(均另案处理),财务审核都是财政局局长谭建珐。
  夏延伟常把该会计负责的业务交由出纳办理。单位网银的U盾、口令及密码,应由会计与出纳共同管理,可夏延伟把自己手中的管理权限交由王红梅一人管理;银行对账单,本应由会计去银行打印,夏延伟也推给王红梅去办,甚至把财务专用章都交由其保管。
  2016年9月,王佳武接任会计后,继续延用夏延伟的做法,对王红梅每月提供的虚假银行对账单未进行认真审核,直接做账,会计对资金监管形同虚设。
  在提供票据前,王红梅早已通过伪造财务资料的方式填补了亏空,通过抠图技术伪造银行对账单,通过模仿领导签字、通过私刻单位公章伪造。可这些虚假票据,因为财政局长谭建珐和会计均不认真履职,未认真审核,竟在长达一年多时间无人发觉。
  2017年7月,在接受毕节市委巡察组巡察的相关准备工作中,新任出纳郭常艳发现了王红梅虚支的一笔600万元票据有问题。
  “估计是银行那边出了问题,你抓紧去银行打流水核对一下。”郭常艳压根没想到问题出在王红梅身上,还一再叮嘱她要学会保护自己。
  “是银行系统出了问题,具体是什么原因要等市支行来检查后才清楚。”王红梅转悠半天,找理由搪塞。
  在同事面前,她故作镇定,其实内心早已在谋划如何掩盖这600万元。王红梅利用参与收集整理相关财务资料的机会,“急中生智”,私刻了某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同时伪造了该公司要求织金县经开区归还该公司600万元贷款利息的函、还款通知书以及该公司收到经开区600万元的收据、银行回单等,并在相关收据上伪造织金开发区副主任张青灿和谭建珐的签字,试图以此掩人耳目。
  可笑的是,巡察组巡察期间,在核对这一笔费用时,张青灿、谭建珐并未发现自己的签字被模仿,王红梅天真的以为“前后账平”,没人发现就天衣无缝了。
  直至王红梅贪污挪用公款事情暴露,领导要求她提供单位账户以及其个人账户的银行流水,她明知纸包不住火,可依旧心存侥幸,顽死抵抗。她掐准时间,白天把真实的银行流水交给领导后,夜晚悄悄利用早就配好的钥匙潜入领导办公室,把真实的银行流水更换为自己制作的虚假银行流水。
  “他们完全想不到我会做这些事情,我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相信。”组织的过度信任,让王红梅更加肆无忌惮,以致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她自认为高明的手段终究是一场拙劣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