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6 版:党建周刊 党风廉政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 价值观、利益观严重扭曲:

为了向男友炫耀挣钱能力,一笔一笔转出单位公款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来源:贵州日报

  “在我心中,她非常善良,乐于助人,我至今不敢相信她所作的一切。”
  “她工作努力求上进,喜欢看书,想不到竟是‘两面人’。”
  走进王红梅之前的办公室,同事郭常艳、周娇、李垚等人对案发前的王红梅都赞不绝口,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人前善良努力的王红梅人后的“算计”。
  2012年9月,王红梅通过选调生招考进入织金八步街道办事处,但一直借用在经开区工作。2014年10月正式调到经开区,从2015年1月起,开始从事经开区财政局以及经开区下属国有企业碧云公司和水西水务公司出纳工作。
  一方面是强烈的事业心,争强好胜的个性,精明干练的工作作风;一方面是平凡的长相、情感的空白。由此催生了王红梅扭曲的自尊心和极强的自我证明欲。
  王红梅开始犯糊涂,得从与其同时通过选调生考试进入经开区工作的李某说起。
  在王红梅看来,李某风趣幽默、有股热心肠。为博得李某欢心,王红梅拟定财务规划,想通过购买股票、彩票来证明自己赚钱的能力,以提高在对方心中的地位。在情感面前,王红梅价值观、利益观扭曲,把手中的权力当成追求感情、谋取私利的手段。
  起初,王红梅只是投资基金和股票,偶有收益,可几个月后,基金全盘下滑,持续亏损。为了尽快扭转局势,更快实现自己的财务目标,王红梅把目光转向彩票。李某也投入10万元让王红梅帮忙买彩票赚钱,可没过几天,投入彩票的钱都打了水漂,王红梅仅有的积蓄已被掏空,但她不知收手,想继续投钱,以赢回“自尊”。
  钱从哪里来?“我突然想到单位的账务从来没有被审查过,想着先把单位的钱转出来投资股票、基金、彩票,盈利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还回去。”王红梅第一次从单位账上通过单位网银转出50万元到个人账户,购买了基金、股票和彩票。
  按经开区财政局规定,每个月初,会计要拿上月的银行对账单做账、对账。在挪用公款之前,王红梅就开动歪脑筋,想好了应对之策——通过扫描、抠图技术伪造银行对账单。
  第一张虚假银行对账单交至会计手中时,会计并未仔细核对,就草草入账,王红梅暗自窃喜。第一次挪用公款购买彩票中了5000元,王红梅喜不自胜,贪欲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第一笔公款转到自己的私人账户一个月,没人发现,第二笔、第三笔仍没人发现,王红梅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精通业务,能抓住监管漏洞,越发胆大妄为,划公款入私户,如同自己的取款机,随时随地想取就取。
  “是侥幸心理、叛逆心理、赌徒心理共同作祟,使王红梅近乎着了‘魔’一般,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继续铤而走险。”调查组成员吴涌说。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王红梅50余次从单位公款账户划转了1500余万元到自己的私人账户,多数资金用于购买彩票和个人消费。期间,为了炫耀自己的挣钱能力,王红梅以买彩票中奖的名义,每天不定数额向李某转账,先后划转540余万元公款至李某个人账户。
  2017年2月,王红梅与李某登记结婚,其不顾代价践踏法律底线,看似赢得了自己的爱情,然而这份糊涂爱,换来的是整个家庭的悲剧。
  王红梅成长在重组家庭,父母已至古稀之年。看着爱女戴着镣铐走出法院,老两口虚弱的身子不停地颤抖。
  “我错把金钱当作人生的本钱,错把感情与原则混为一谈,如今锒铛入狱,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王红梅失声痛哭。
抵不住内心的贪欲,一旦踏上腐败这条“不归路”,再多的痛哭流涕、懊悔不已都于事无补。
  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
  “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年轻干部,不能以刚踏出校门出入社会为由,对自身的理想信念、自身修养放松要求。”北京大学廉政理论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认为,要想青春年华持续绽放光彩,年轻干部必须在党内生活的大熔炉中提升党性修养锤炼过硬作风,切不可铤而走险,去触碰党纪国法的底线。不管是经济上、情感上、职业上的压力,还是一时的疑惑、彷徨甚至失落,都应遵规矩、守纪律、知戒律、严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