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4 版:诗歌专页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梅尔的山河

—— 有关绥阳山水的某些经历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11月09日    来源:贵州日报

   姚 辉

在十二背后
十二种星辰升起时 你可能已忽略了
触及生命之谜的所有阴影 你
见山是水 视水如山 你将星辰
挪进一束野花骄傲的往事中 你
找不到往事消失的最初方向——
而星辰越升越高 这些从神的回望中
升起的警觉 让山与流水
一遍遍 淬炼我们洁净的祝福

十二种云霓曳动。它们会飘过多少瞩望?
作为山水绽放之蕾 漫漫云霓
将无际梦想 构筑在你
炽烈的灵肉间 你比云霓拂拭的爱
更加深远 你忆起那些超越山水的恩赐
云霓般的恩赐——你想哭上一场
如云霓之巅的某种光焰 你
想随云霓经历更多的爱与遗忘
十二种风声纷至沓来 你的幸福
经得住怎样严峻的锤炼?十二种风声
也是十二种期待与承诺 你
从风声里穿过 你能否会成为
风声最锐利的那种疼痛 或者赞许?

如果允许十二种神灵站上这片崇高的山地
他们 会不会留下更为久远的身影?
神灵庇佑的晨昏 我们必须穿越
——那手执经卷的女子 正旭日般
笑着 笑得那么吉祥 这样羞涩

十二种吟唱业已成为奇迹 你
是奇迹理当守护的翠绿波澜 你将山色
刻在自己的祈愿中……十二种吟唱
让参差的石笋 涌出花朵
代替 谁藏在洞穴深处的最好际遇?

双河溶洞
石头也学会了拐弯 它们
从亿万年前 拐过身来 将你的脚印
印制成 一些花朵战栗的习俗

你听见的水声 从不映照日月
但仍是日月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这些水滴 有梦境浑圆的形状
或者鸡与稻穗溢彩的形状
水的冥想 接近我们古老的眷念

我曾在双河溶洞中遗失过什么?
足迹上的时光 渐次幽暗
你可能会窥见你三万年前的面孔
像一张起伏的绿叶 创造着新的风声
你可能会追上 你留在我追缅中的
某种冀望 或者静默

而石笋们开始大声诵读 我
该如何成为合格的倾听者?金色的石笋
掠动长方形翅膀 旁边是黑色石笋
它的声音时断时续 但仍与时间和疼痛
有关——那根刚冒出头的石笋 是蓝色的
它稚嫩得像个流鼻涕的孩童 它
将洞穴弯曲的回音 涂在脸上
只有紧靠它的绿色石笋 端坐不动
似乎只要它挪动一下 整个洞穴
就会抟造出前所未有的星辰 就会随
流水 朝无数燃烧的魂灵 滑去

道路该由哪些累叠的梦想构成?
——这么遥远的道路 仿佛
女人梳理过的某种光芒 仿佛你用酒滴
铺出的信念——这么曲折的道路
连接着 石笋和你骨肉间闪烁的奇遇

我 还能用这漫长的洞穴
更换什么?

清溪峡
古老的人看见了鸳鸯 而我看到
鸳鸯隐匿的波澜 正泛出
蓝色的空旷的痛与喘息——

我喜欢划动自己的木船 像一个
向天穹索要星盏的人 我喜欢让船
忘记自己索要过的全部行程 只成为流水的
某种符号——对 你也可以划动它
这些咏唱的船 总会向你要回
它最初的爱憎——

它会让汹涌的水势反复弯曲

船也曾是我索要过多年的星盏 我划着它
穿过整条大河 我找不到多余的幸福
峡谷的风 吹过典籍与灵肉恒久的承诺
我划着它 接近浮荡的千种目的

你还能从船的梦呓里寻回什么?爱
可以被更为悠远的苦痛替换 一个人的山河
铸就坎坷与期盼 你还能让船的往昔
触动谁手势之外嫣红的天色?

水能留住的梦境 比船的伤痛
更为锐利——而你是扣船而歌的人
峡谷的风 起于未来
一只鸳鸯抖响翅膀
它 卡在船黝黑的忆念中
仿佛 我们无法说出的某种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