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3 版:27°黔地标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全民阅读,点亮心灯照耀未来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11月09日    来源:贵州日报



顾久:读书于我,本如呼吸
  顾久 白文浩 摄
讲述人
  顾久,1951年出生。1968年起,下过4年乡,当过5年工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贵阳师范学院就学,山东大学汉语言学硕士毕业后在贵州师范大学从教。曾任民盟贵州省委员会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文联主席、省文史馆馆长、毕节地区行署副专员等职。主要从事汉语史、文化学、语文教学、贵州历史等方面的研究。2016年受聘为贵州省阅读推广大使。
  读书于我,本如呼吸,是生活的一种必需。此次约访,倒使我很不自然地去注意起自家的“呼吸”来——且是重新收拾40年的“呼吸”。
  读书习惯,童年养成,但改革开放,的确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自然也框定了我的视野、问题域和阅读。

从知青到大学教授 无边界的阅读
  50年前,我到凯里县格冲公社脚里小队当知青。当了4年,后来在黔东南州农机厂当工人。期间虽爱读书,却缺乏条件。
  直到改革开放,恢复高考,我及那一代怀有读书梦想而不离不弃的青年,才得以步入高校,改变命运。在贵阳师范学院中文系的4年里,教师引导、同学相伴,时间充裕,书架丰盈。入学第一天是40年前的春日,人生里首次坐进七七级那间特大的教室,正巧东风将一瓣槐花送到我的课桌上,我很小心地夹在书页,晚上捧闻,芳魂一缕伴书香,有一丝甜甜的幸运感。
  开始各科都措意,老哥说:不必面面俱到,过得去就行,但要有一技之长嘛。老哥其实大不了我两岁,也爱读书,但因为要照顾长期卧床的有如植物人的父亲而不得。我很尊重他及他的意见,主要围绕文字学和古文字学在读,后来就考上了山东大学训诂学硕士生。
  导师殷孟伦先生是黄侃季刚先生的弟子,主张古文献基本功要“扎硬寨”,所以必读书目就够读一辈子;还令每周必到阅览室一次,从头一书架翻到最后一架:经济到计算机,航天到地理……
  临毕业,贵阳师院中文系主任杜乃庚来信,邀我回母校。杜老师治学严谨,真挚纯朴,嫉恶如仇。有人说他视人有如童子,只分“好人”与“坏人”两档,且好人全都好,坏人全都坏——看来我是被他划入“好人”那档的。我敬重他也珍视他的分类,加之同情老哥老娘常年对父亲的劬劳,所以回归。后来,杜老师又命我开设中国古代文化常识选修课。那些年,文化热,思想活,学生已不满足于常识,更进而追问文化学、中西文化比较以及更大的话题。逼得我把阅读从古代语言又推进到中西文化史和文化专题。

责任所在使命使然 购读图书不已
  本世纪初,我被调到毕节地区任行署副专员,分管计划生育。我很珍惜这样的岗位调整,因为不是每个知识人都有机会深入到基层为社会民众服务的。我的阅读于是从文化学转向社会学,以及社会管理、社会问题、人口资源与环境等学科。但一次回贵阳逛书店,见王云路等编的《中古汉语研究》后附录了《近二十年来有关中古汉语研究论文目录》,其中有我几篇文章存目。一时五味杂陈。
  2005年,终于回到贵州省文史研究馆。外公肖子友是第一任文史馆员,幼时见过他身着长衫、高大清癯,缓缓迈向文史馆的背影……走进文史馆,有一种历史的宿命感。
  后来还兼任过民盟省委会主任委员,我为此读完能找到的民盟创始人的传记和代表作;还兼任过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在中央党校3个月的学习时光,将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阅读一通,力图寻觅德意志哲人们对待宇宙人生的纯粹感和深邃感。
  我现时还在外公曾就职的文史研究馆供职。坐在那间堆满了书、很宁静的办公室里。常念及已步入晚年的自身责任。
  文史研究馆虽小,但承担着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以及整理传承提炼贵州本土文化的使命。所以,仍购读图书不已:从大脑科学到动物行为,从心理学到教育史,乃至自然地理学、气象变迁史、人体微生物……近来,还买了套亚麻布精装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0卷,以及97岁老哲学家张世英的文集10卷。
  有年轻人奇怪:您这把年龄,还拼命读个啥?有好朋友献疑:买这么多,您读得完吗?真的,再不会有任何功利的“鞭子”来驱使我了,此生肯定也读不完这些宝贝了,但无奈得很,这是“呼吸”,是“宿命”……我于是答道:虽读而不尽,仍心向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