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1 版:一版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贵阳市观山湖区高标准建成观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引入民企承办,引来一段公与私、舍与得的关注热议——

政府生的“娃儿” 民营医院“喜养”

本报记者 陈玉祥 陈毓钊 王莉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10月10日    来源:贵州日报

  10月9日,国庆长假过后,贵阳市观山湖区观山社区的周冠芳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照常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治疗。老人今年87岁,脑梗之后留下偏瘫等后遗症,每天都要来中心的国医馆扎针灸、做推拿。20多天后,她的肢体功能有所恢复,手可以慢慢抬升了。 
  “离家近,人不挤,环境不错,态度又好,比去大医院方便多了。医院建在了老百姓家门口,也办到了我们的心里头。”提起社区医院,老人的子女竖起大拇指点赞。
  喜悦感获得感的背后,折射出群众既往不少的心忧。观山湖区2012年12月成立,因种种原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布局不完善,服务能力和水平孱弱,患者看病纷纷向省医、贵医等城市中心大医院拥挤集中。看病难、看病远、看病贵成为该区的一大民生心病和全区社会发展的一块短板。
  如何破局?根本之道在于政府归位,切实履行公益医疗的主体责任,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据悉,该区去年投入1800万元,并协调有关项目资金,高标准建成了观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软硬件在全省同类机构中首屈一指。
  然而,生儿容易养儿难,为了避免又形成“大医院一号难求、卫生院门可罗雀”的怪圈,改变基层医疗机构重建轻管现状,该区拟将其交由民营医院承办。
  一石激起千层浪。心存疑虑者认为,既然政府有心建,也有责任和能力运营好,好不容易“生下的儿”,让别人“抱养”实在可惜;赞同者认为,在现有医疗体系下,大医院对基层医疗机构的患者和人才的虹吸现象一时难以扭转,基层医疗机构资源部分闲置、服务效率低下是不争事实,需要借助外力和市场之手加以改变,以此增强其运营能力和服务效能。
  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观山湖区委、区政府一致认为,在深化医改、改善民生工作中,要敢于趟出一条新路子,紧抓构建分级诊疗制度牛鼻子,不断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水平建设。同时,政府在履行公益医疗主体责任的基础上,也要积极深化改革,避免大包大揽、无所不能,推动医疗卫生等领域向民营经济开放,引入民间力量有序参与基层医疗卫生事业建设。
  经过充分比选,观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交由贵阳泰康乐医院承办、管理,实现了新的“公私合营”。去年12月28日,两家机构同时挂牌、正式开诊。 
  中心占地近一万平方米。记者现场看到,一楼大厅宽敞明亮,各类候诊接诊设施一应俱全。中心开设了全科、内科、外科、儿科、妇科、口腔科、中医科以及规范化数字预防接种、老年人健康管理、体检中心等科室;拥有全套检验设备,DR、16排CT、四维彩超、心电图等国内先进医疗设备。
  中心人力配置在全省同行中也属前列。拥有5名主任医师、12名副主任医师、20名主治医师,多数有三级医院从业经历,有的还是学科内的知名专家,中心主任、院长向德芬教授原为三甲综合医院金阳医院院长,省管专家,二级教授。
  “公私合营”也展现出对外部资源的强大整合能力。中心与北京市体检中心合作,开展体检服务;依托泰康乐医院,开设了月子中心、医美整形、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等业务,就近就便为居民提供“医养结合”和其他市场紧缺的健康服务;与中科院肿瘤医院、北京天坛医院、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金阳医院、贵阳口腔医院等建立了良好的医联体关系。
  “没有人愿意舍近求远,关键还是要能看好病。”观山湖区卫生与计生局副局长陈丽一语中的。               (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
  据悉,除了“放”与“服”,观山湖区也对该中心进行严格的“管”:严格管控服务价格,严格考核目标任务。必须提供需政府建设提供的医疗服务,通过“中心——居民委——家庭”三站式服务,为社区居民提供预防、保健、医疗、健康教育和计划生育指导“六位一体”的社区卫生服务,并探索医养结合模式。协助政府履行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的职能,促进社区和谐发展。
  在“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中,观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挥了积极作用,展现出较强的活力。目前,该社区已建居民健康档案5000余份,免费为社区老年人体检、预防接种、高血压及糖尿病患者等服务上万余人;诊治患者9687人,其中,首诊患者达八成,复诊患者达两成,向上级医院转诊数十人。把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患者留在了基层,成为社区及周边近20万居民的“健康守门人。”
  向德芬院长自豪地说:“我们为社区居民提供的是‘三甲医院的优质资源和服务,收取的是社区医院的低廉费用’。我们的宗旨是:尽我所能让社区群众花少钱花小钱能看病看好病。”
  近年来,该区面向基层进一步加强医疗阵地建设,建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5个、社区卫生服务站1个、乡镇卫生院4个,并采取市级公立医疗机构托管、国有企业承办、民营企业承办等三种方式,充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力量,形成了“十五分钟社区卫生服务健康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