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1 版:文化守望者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吴玉竹:弹唱心中最美的歌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来源:贵州日报




   吴正竹 港 茵
  尚重镇在连绵群山中的一条河边,河滩宽阔,卵石逶迤,鹅鸭栖息。几年前一场洪灾,路基被大水冲垮,进出的道路颠簸难行。吴玉竹就是在这条路上,唱出村、唱出县、唱出省、唱出国,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虽然接受过许多次采访,吴玉竹仍然是羞涩和安静的,她的一双漆黑的眼睛,像古井漾波,像她的村庄一样宁谧。但她一旦开口说话,那嗓音却有异于常人的圆润和清亮,那是几十年歌声的滋养。
  尚重是孕育大歌的地方。吴玉竹12岁师从歌师吴仕恒,吴仕恒也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在92岁高龄去世,把他的歌声永久地留在了尚重。吴玉竹说:“我去吴师父家里学歌,师傅的徒弟很多,我们寨上就有8个跟他学,现在只有我在唱了,其他的嫁人后都不唱了。我还是一直爱唱,一直坚持唱。”有人活在生活里,也活在信仰里,吴玉竹是一个活在歌声里的侗家女子。
  吴玉竹的人生,原本也是愁肠百结。她反抗婚姻,却顺从婚姻;抗争生活,却又屈服于生活。她是尚重一个平凡的侗家姑娘,在镇上的西迷村读完小学,就因为家庭贫困、姊妹多而辍学回家做农活。她小小的心里,有一份深深的仰慕,就是同村名闻四乡的琵琶歌歌师吴士恒。白天,她跟着父母干农活,做家务,晚上就去向吴士恒学歌,老歌师精心调教她,聪颖的她不仅学会了弹唱,还能自己编词。她的歌声婉转动听,村里村外的人都喜欢她。
  但是,山里的姑娘到了十六七岁,便要遵循父母之命嫁人。吴玉竹不愿嫁,她想一心一意唱自己喜欢的侗歌,她用眼泪乞求父母,父亲用一米长、两厘厚的扁担打她。棍棒之下,吴玉竹出嫁了,那年她17岁。
  婚后两三年,吴玉竹总感到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憋屈而孤独,每每有机会回娘家,就跑到歌师那里学习琵琶歌,歌声是她最大的安慰和依靠,直到父母催促她,她才肯回到夫家。夫家看出她的不情愿,也给她吃苦头,让她总有做不完的农活。收割的季节里,哪一挑担子重,哪一挑就是她的,还对她说:“你就是一头牛。”
  日子慢慢地熬着,终于,吴玉竹和夫家人都发现,歌声像一缕阳光,慢慢地照进了家里,照亮了他们的心。夫家并不阻止她唱歌,有一年,她参加镇里的唱歌比赛,身着侗族盛装上场。在侗族众多的服饰中,尚重盛装最为华贵,它是独特的青蓝,绣制一套需耗时3年,服饰上盘绣图案繁多,人们都把它叫做“绣画”。盛装的披肩配以流苏,系上斑斓的围腰,手持侗族琵琶,端庄而华美。琵琶则用上好的楠木和5根钢丝组成,涂上古木色的漆,精致又美观,调准了音频,声应九音,可弹出柔润美妙的旋律。吴玉竹歌声一出,悠悠扬扬,如高山流水,蝉鸣虫唱,声声悦耳。她拿到了第一名。从此,吴玉竹声名远扬,经人发现后又走出山外,唱到了上海、北京,唱到了瑞士。
  唱歌并没有多少酬劳,因为爱唱歌,吴玉竹只要有人邀约她都会去,侗族踩歌堂成为她去得最多的地方。日子渐渐地改变了,人的性情也渐渐地改变了,她变得更加开朗、快乐。公婆为了支持她唱歌,主动为她带孩子,她也因为唱歌和夫家达成了和解,并体会出了日子本来应有的甘甜。她的家,多次被评为“五好文明家庭”“遵纪守法模范户”。她说:“得到这些荣誉,侗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领悟了侗歌的‘二十四孝’歌,我才更懂得尊敬老人的道理,而且落实到行动,才使夫妻、父子、兄弟数十年如一日和谐和睦。家庭是这样,社会也是这样,这是我最深的体会。”
  吴玉竹只是一个辛劳的侗族女子,但歌声给了她所有的补偿。她在音调、弹弦里耕耘,尽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这个重复蕴含了无穷的况味。
  吴玉竹终于当上了歌师,她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冬季,人们喜爱围炉而歌,她的身影频频出现在临近村寨的歌堂上。她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而现在,她觉得自己有了一份责任。从2009年开始,她到中小学教孩子们唱侗歌。上课没有收入,但她风雨无阻地坚持下来,她平静地说:“我是传承人,要尽好这份义务。”
  这是一副辛苦漫长的担子,但吴玉竹感觉到从容充实,她白天做农活,晚上教学生。只要有一点空闲,她就坐在灯下自己编歌。她编了许多歌,如《情歌》《赞歌》《敬老歌》《孝顺歌》《建桥歌》《建校歌》《起房造屋歌》《婚姻嫁娶歌》,日积月累,她竟然写了7个歌本,500多首歌。
  吴玉竹,现居黎平县尚重镇务弄村。2008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琵琶歌”代表性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