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3 版:第一视点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走新路:搬出苦窝窝,才能拔穷根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来源:贵州日报

  8月的九畹溪镇,青山滴翠,碧水扬波。
  站在九畹溪边的中阳坪村移民搬迁点仰望,高耸入云的绵绵青山沿深切的河谷铺展。从山腰连山顶的陡峭坡地上,碗口粗的柳杉抱团咬定泥土,俨然一道生态屏障。半山腰以下,通组公路连起一处处村寨,青青的柑橘园、茂密的玉米林、车水马龙涌进九畹溪的游客,生动地诠释着青山与绿水和谐共生、人与自然和谐共进的发展逻辑。
  已有20多年扶贫经历,见证这一带沧桑巨变的九畹溪镇政府干部秦士进介绍,现在的中阳坪村是由原来的青山和中阳坪等3个小村合并而成。以前的青山村是斜挂在高山和河谷之间的小村子,海拔最高处1200多米,最低处400米以下是长江三峡库区。1997年以前,全村有200多户村民,只有河谷地带的80多户人家通公路,其余120多户分散居住在高山上。
  因为水电路“三缺”,农特产品卖不出去,群众为温饱挣扎;吃水靠望天雨,冬春干旱季节要到山下背水吃;家家户户煤油灯照明,更不敢奢望看电视;上学要翻山越岭,大多数孩子10岁以上才上学。
  改变青山村的贫困面貌,让各级党委政府皱紧眉头。
  1997年,正是国家实施八七扶贫攻坚计划的关键时期。秭归县周坪乡成了湖北省宜昌市政府主要领导的联系点。
  当年5月7日,宜昌市政府主要领导带领包括财政局、国土资源局、扶贫办、计委、民政局以及交通局的有关负责人,来到了秭归县周坪乡,针对青山村的扶贫工作召开现场扶贫办公会。
  会上,围绕修路、通水、通电,大家谈论开了。粗略计算下来,至少需要资金300多万元。
  300万元帮扶一个村,在今天不算难事。而在当时财政扶贫资金一年只有几十万元的秭归县来说,是个大难题。
  “花这么多的钱,还不如搬家。”现场会上,市领导破题。接着,他耐心地给农户们算了一笔账:“花几百万修路通电通水,不要说政府一时拿不出来,山上住家也不是十分理想,相隔太远,又不安全。孩子们上学依然不方便。而且你们也找不到更好赚钱的方法。山上除了种包谷红薯之外,没有可以发展的经济作物。不如搬家,搬到山下更适合生存的地方,可以发展第二、第三产业,让你们多赚钱,过上好生活。”
  要得富,搬迁是出路。搬家,换一种活法,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各级干部都认为这个办法好。
  但村民的“心中疙瘩”解不开,给搬迁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为了促进搬迁计划的落实,秭归县派出工作组进驻青山村作宣传动员。同时,在宜昌市政府的协调下,多渠道筹集资金30万元。对于自愿搬迁的农户,政府按照每人补助1000元的标准进行补偿,并由政府出资征拨土地和解决三通一平。
  尽管政府有各种搬迁激励措施,但群众还是转不过弯来。“在搬迁点建一栋新房,要2万多元,拖钱拉账以后怎样还?”群众有自己的现实考虑,更有故土难离情结。
  尽管搬迁扶贫工作队员“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走破脚板皮”,反反复复动员,但工作进展缓慢。紧要时刻,他们把目标选择了村支书韩启成、村主任姚兴文等村干部。目睹各级干部真扶贫的决心和行动,韩启成、姚兴文等村干和党员带了头:“我搬!”至此,搬迁工作开始打开局面。
  这边忙着,宜昌市政府那里也没有闲着。听说工作组的工作难度后,宜昌市主要领导又奔赴周坪乡,和大家一起讨论各种可行方案,还专程到山村教师王元虎家里,给对方讲解搬迁优惠政策、搬迁后如何生活等,打消对搬迁产生的疑虑。
  1998年11月,韩启成、姚兴文、王元虎等8户农户搬迁到了统一规划、水电路设施齐全、位于山下九畹溪边的安置点新家。
  韩启成同意搬迁,更多的是从现实的角度考虑。韩启成一家三口人,儿子正上小学。所以,他狠下心借了26000元,建了两层楼的房子,120多平方米。
  “我搬迁来这里后,儿子上学容易多了,近了不止一半,不再像从前那样翻山越岭。”后来,儿子考取了中专,现在县林业局公安科工作。
  山下的生活,比山上好多了,找钱的路子更多。新家离九畹溪景区很近,韩启成平时在景区打工赚钱,妻子就在景区里卖农副产品,借的钱很快就还上了。
  姚兴文第一批带头搬家,也因六岁的女儿到了上学年龄。“搬家的第一个好处,就是女儿能够适龄入学。”由于教育没有输在起跑线上,姚兴文的女儿读完高中后在宜昌市找到了工作。
  受第一批搬迁户影响,1999年,第二批8户搬迁户,很快也搬到了安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