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4 版:理论周刊 新论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的思想渊源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07月10日    来源:贵州日报

  ■黄昊

  习近平主席向“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8年年会”发来贺信,强调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人类的未来,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为了更好的完成“要加快建立健全以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价值观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任务,为了更好的理解新时代生态思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有必要对生态思想的渊源进行追溯,从生态文化的精神层面回应为什么要进行生态文明建设的问题。
  古代没有生态哲学,但是古代的思想家多关注自然,先民在与自然打交道的过程中形成丰富的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这些思想是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的思想之根。
  西方的生态思想
  古希腊哲学家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探讨是西方学界进行绿色发展最初始的思想渊源。西方学界对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的哲学思想认识有两种主流观点。
  一是道德主义以人为中心的向外延伸。其核心思想是人类中心主义。该观点是对动物、植物,甚至自然界,给予以道德承认与关怀。因为这样对人类有好处。对人而言自然有使用价值,但是当脱离人这样的主体,自然就没有价值。当然人类中心主义遭到学者的批评。首先,人类中心主义强调的是人与自然地对立,人类是主体,自然是客体、被人类所主宰。这在哲学上是不深刻的。其次,人类中心主义认为只有人有价值,自然界没有价值。这种价值观是不全面的。再次,人类中心主义认为自由人具有道德权利,自然界没有。这种道德观是不完善的。最后,人类中心主义指导人类的实践,使人类表现为利己主义、功利主义,从而使人类陷入危机之中。对于这样的指责,人类中心主义的支持者在进行积极论战的同时,吸收最新的哲学、科学研究成果充实、发展人类中心主义。代表性的观点是诺顿提出的强人类中心主义和弱人类中心主义。强人类中心主义主张人的感性意愿都应该得到满足,不管其是否合理,把大自然当成可以任意掠夺的对象;弱人类中心主义主张人的理性意愿应该得到满足,这种理性的意愿可以依据合理的世界观、价值观进行理性的、客观的、公正的评估。既肯定了满足人类理性意愿的合理性,也可以防止人类对自然界的随意破坏。
  二是基于生态学为中心的自然整体主义。依据生态科学的最新成果,所有的生命体既是独立的个体,又相互联系、相互依赖。最关键是自然整体主义认为非人类的生物与自然界具有自身的内在价值。人类与自然界的内在规律、价值、得到的道德关怀至少是平等的,进一步说人类的价值是自然价值的一部分。该观点进一步向前发展就是非人类中心主义。
  从以上可以看出,弱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是西方进行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的哲学思想基础。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生态思想
  儒家思想中“天人合一”,不同的学者的解读不同,但多认同其蕴含有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内涵。《易经》载“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中庸》载“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譬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譬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儒家认为人要顺应天时,与万物和谐共生、共济的理念。张岱年先生认为,“人是天地生成的,人与天的关系是部分与全体的关系,而不是敌对关系,人与自然应该和谐相处。”“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中得人和,则财货浑如泉涌,汸汸如河海,暴暴如山丘,不时焚烧,无所藏之,夫天下何患乎不足也?”天地人三才和谐可以获得巨大的财富,这和古代先民进行生产、发展时要合天时、尽地利、最充分合理的利用人力思想观念暗合,更体现了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思想与理念。“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物,谓禽兽草木。爱,谓取之有时,用之有节。”朱熹注《孟子》体现了对自然之物的按时取、并节用的理念和思想。
  道家“道法自然”,认为人应该效法自然,实现人与自然的契合。道家推崇“无为而治”,这里的无为而治不是无所作为,而是要不妄为、不违反自然规律,为要符合自然规律、符合道德要求。这种无为而为是顺应自然而为。“见素抱朴见素者当抱素守真不尚文饰也,抱朴者当见其笃朴以示下故可法则。少私寡欲少私者正无私也,寡欲者当知足也。”老子认为要少私寡欲,少私就会公正无私,寡欲就会很容易知足、满足,这不仅是对人的道德要求,更符合自然的规律,减少对自然的索取,不会破坏自然环境。“以道观之,物无贵贱。”庄子进一步认为万物齐一、万物平等。进一步的思考可以发现庄子有万物和人类一样具有相同的获得道德关怀和具有内在价值的思想,和非人类中心主义思想有类似的地方。
  佛家“众生平等”是指佛法上的万物平等,平等是佛教教义的基本内涵之一。在“众生平等”里面没有“为人独尊”的内涵,体现了关心的平等。戒杀和放生就是“众生平等”的思想进一步的合乎逻辑的向前推,自然而然的得出结果。戒杀体现尊重生命,放生体现尊重生命基础上进一步尊重生命的自由。
  贵州民族文化中的生态思想
  贵州少数民族在本民族的文化中也有丰富的、有价值的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内容。彝族古文献中就载有很多人与自然关系的内容。彝文古籍中载有,清浊二气——阴阳二气,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清浊二气交互产生世间万物。天在上,地在下,人与世间万物生活在天地之间,天、地、人、世间万物均是阴阳二气的形成的,由此合逻辑的向前推理,人与天地、万物之间具有一种逻辑上的平等,具体到人与自然地关系体现了一种朴素的“天人合一、天人一体”的观念。彝文古籍中还有很多自然崇拜的内容,如因为人类滥砍滥发树木、森林,触犯了山神、土神等神灵,就会山洪暴发、土地没有收成、家禽牲畜会遭到瘟疫、人丁不旺等自然灾害。彝文典籍记载的内容尽管有神话成分,原始宗教色彩浓烈,但是自然对人类非理性的开发、破坏行为进行惩罚的事实,忠告、甚至是警告人类要保护好自然,开发自然要遵守自然界的规则,否则后果严重。这渗透一种朴素的生态保护思想。彝族先民的自然崇拜与农业生产、牧业生产、人畜兴旺、五谷丰登、人们提升生活质量等密切相关,把自然界当做神,思考可以发现彝族先民很早就注意处理人与自然地关系,要协调好他们的关系。这是彝族先民朴素的生态思想渊源。
  布依族也有自然崇拜,对树木崇拜、对树神的崇拜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绿色植被;对土地的崇拜,使人们更好的珍惜已有的土地资源并充分利用好现在有的资源;对山神的崇拜,使人们能更好的保护山;对风雨雷电的崇拜,使人们对自己的行为三省吾行;对水的崇拜,使人们更好的利用和保护好水资源;崇拜牛使人们爱护牛,进一步会善对和人类有关联的动物。像这样类似的崇拜还有很多,所有以上的崇拜用现在的眼光看不仅仅能保护好自然环境、维护好生态平衡,充分的利用资源,还可以使人们有一种敬畏之心,使自己的行为合乎布依族的道德原则。更深层次体现了布依族先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思想。
  人类进行生态文明建设有着深刻的哲学思想渊源与底蕴,新时代生态思想的形成与发展就是在吸收外来的生态思想、不忘本来的生态思想,根植于建设生态文明的实践,面向实现人民更美好生活的未来需求而兼收并蓄结果。新时代的生态思想会随着人类的生态文明建设推进、可持续发展的实践进一步丰富充实。
  (作者为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博士。本文为课题《阳明文化对贵州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作用研究》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