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04 版:理论周刊 新论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8年07月10日    来源:贵州日报

  ■丁胜

  习近平总书记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8年年会的贺信中指出:“中国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秉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走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之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生态文明建设置于战略高位,不仅因为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形态和价值理性的高级阶段,还因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蕴含着制度上的天然优势。或者说,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与人类发展史上各种社会制度的生态文明比较,更加具有组织领导优势、公平正义优势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关怀,必将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重要的参与者、贡献者与引领者。
  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展示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继往开来的理论自信和实践创新,也映现出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可持续发展的远大志向和坚定决心。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探索与实践,取得的成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事业大踏步前进的一个缩影。
  贺信指出:“我国愿同国际社会一道,全面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共同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这是中国对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和期盼,也是中国对世界的庄严承诺。党的十八大强调“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明确“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顶层设计开启了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的快进键。贵州作为中国最早探索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省份之一,其奋斗历程不仅是一副贵州生态文明发展史的自我画像,也是一卷不断丰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成就史的山水画作。始于2008年的生态文明贵阳国际会议拉开了绿色发展的大幕。十年来,依托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贵州在若干方面开拓创新。贵阳作为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示范者,根据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组建全国首个地方行政职能机构——生态文明建设委员会,颁布全国首部生态文明城市建设条例,组建全国首个生态保护法庭,如此等等,党的十八大后获批成为全国首家规划建设的生态文明示范城市,在生态文明道路上不断前进;与此同时,贵州聚焦中央“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以生态意识、生态制度、生态补偿和生态经济等为建设重点,绿色生产力行稳致远,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实施方案》获批,要求贵州为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探索路径、积累经验。可以说,贵州取得的成绩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事业大踏步前进的一个缩影,意义深远。
  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充分展示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的生态责任和生态自觉,极大地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探索与实践,从一个角度说明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生态文明战略布局的“合规律性”“合宗旨性”与“合目的性”。
  贺信指出:“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人类未来,建设绿色家园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梦想。”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出发点是跳出工具理性的泥沼,建立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价值理性新理念;落脚点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全社会范围内的生态公平,最终实现全体人民的生态幸福和全面发展。从贵州做出建设生态文明省份的决定开始,迄今始终围绕绿色发展、科学发展和创新发展布局,聚焦大数据、大健康、全域旅游等绿色领域,不仅保住了青山绿水同时还保持了经济的高速增长,其探索与实践从一个角度印证了中央战略部署是完全正确的。首先,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对工业文明的反思和超越,既是对自然规律的遵循,也是对历史规律的回应,更是对科学发展规律的尊重。生态文明布局以来,贵州摒弃粗放发展的模式,换道超车瞄准可持续发展领域,具有“合规律性”。其次,马克思主义政党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除此之外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正如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党的一切工作必须以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依托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整合权力资源和要素禀赋力推生态文明发展,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具有“合宗旨性”。最后,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目的在于建设美丽贵州、富饶贵州和文明贵州,重点在于提升人民的生态福祉,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共赢,关照的是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发展,最终的目标是提升人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和满意度,具有“合目的性”。
  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迄今为止以国家作为整体进行谋篇布局的伟大创举,超越了意识形态之争和社会制度藩篱。贵州生态文明的探索与实践,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勾勒了美好愿景和提供了示范样本。
  贺信指出:“国际社会需要加强合作、共同努力,构建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推动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理念和实践越来越被世界所认可和推崇。正如美国学者菲利普·克莱顿所言:“在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当中,中国最有可能引领其他国家走向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文明。”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在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具有示范借鉴性。首先,制度优势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奠定了基础,贵州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事实证明,只有在社会主义中国,生态文明的理论与实践才能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退出《巴黎协定》新形势下,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植根一抹红,生养一片绿,展示了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为世界提供了生态样本。其次,人类命运共同体新理念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注入了国际价值规范,贵州实践具有一定的普适性。习近平总书记在若干重要场合反复表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求同存异和共同发展是世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生态文明的贵州实践所具有的时代性、务实性、包容性、示范性和普适性等特质,已然超越意识形态之争和制度藩篱,对世界上其它地区具有普遍意义。最后,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中国话语权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贵州实践是其中的独特展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出发点虽然是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但着眼点是全球性关怀,回应点是全球性焦虑。纵观世界政党发展史,将生态文明纳入执政纲领并着力推动落实的政党几乎难觅踪迹。正是基于中国的责任担当和一系列公平公正的生态文明举措,赢得了国际生态文明建设话语空间和广泛的赞誉。贵州实践展示的道路自信和价值共识,为生态文明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提供了鲜活的例证。
        (作者为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