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14 版:区域周刊·六盘水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我是你最坚强的拐杖

讲述人:卢贵英  本报记者 黄瑶 整理

贵州日报 新闻    时间:2017年03月14日    来源:贵州日报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的位置。
  还好,身旁的你,睡得很好。
  我是卢贵英,今年63岁。
  你是王道龙,我的丈夫,一个手艺精湛的木匠。
  我18岁那年,你才15岁,经亲戚介绍,我从六枝特区月亮河乡的补雨村,嫁到了你家所在的月亮河乡牧场村。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可是自从结婚以后,家里所有的累活、重活,全压在了你一个人肩上。
  农忙的时候下地栽秧打谷,农闲的时候,帮人做些木工活,补贴家用,日子虽然清苦,却也惬意。
  然而这一切,都在2005年11月6日,改变了。
  那天一大早,你就去了同村的乡亲家帮忙修建房屋,我也去了地里干活,直到中午11点过才回到家里。
  正准备舀一瓢水来喝,就看到你去帮忙的那家人着急地跑了过来:“王叔从屋顶上摔下来了,你快去看看。”
  手中的瓢掉在了地上,清水撒了一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摔了多少跤,才跌跌撞撞地到了你面前,那短短的一段路,却感觉走了好久。
  你双眼紧闭,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伤痕,任凭我怎么喊,都不答应我一声。
  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我把你送去了郎岱镇上的医院。
  “怕是救不活了。你还是送去六枝吧!”
  那一刻,要是你真的救不活了,我也就跟着你去了。
  幸运的是,在六枝经过几小时的抢救,你的命算是保住了,但因为颈椎骨断裂,终身瘫痪。后来,被评定为一级残疾。
  你住院的那40多天,从家里到郎岱的3个多小时山路,我走了不知多少遍。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还被吓哭过。
  一个多月后,跟亲戚借来的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周围已再也无人可借。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我想了很久,决定跟你坦白。
  你却安慰的朝我笑了笑,“反正也医不好了,何必花这些冤枉钱”。
  可是,回到家没几天,你就笑不出来了。
  一波一波钻心刺骨的疼痛、随时发作的手脚痉挛、整夜整夜的失眠,一米七几的你,哭得像个孩子,求我帮你结束痛苦。
  看着瘫在床上,连翻身都困难的你,我只求摔伤的是我,痛的是我。
  你活着,我还有个丈夫,孩子们还有个爸爸,我们还有一个家。如果没有你,这家就散了。
  从那天起,我起得更早了,喂猪、下地干活、收拾家里,其他时候,就守着你,也不敢走远,就怕哪天一回家,你就不在了。
  可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先走一步的,是二儿子。
  2007年7月的一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家里的宁静。
  “你家儿子,在工地上出了意外,救不活了”。
  那一秒,时间仿佛停住了。
  直到半天没听见动静的你,坐着轮椅,一点点蹭到我的身边,我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儿子没有了,儿子没有了。该死的是我这个废人,为什么是我的儿子。”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你又变得沉默寡言,只是常常自言自语的念叨这几句话。
  “儿子啊!爸爸妈妈都没能见上你最后一面,你才30岁,还有两个年幼的女儿啊!”处理完儿子身后事的那一天,你失声痛哭。
  生者释然,逝者才能安息,日子再难,也还得过下去。时间,让家里的生活又渐渐恢复了平静。
  你左手的三根手指头,渐渐恢复了一些活动能力。
  一个艳阳天,坐在院子里的你让我找来了纸笔,忙活开了。
  几天后,一张带着滑轮的椅子,被你画了出来。
  在女婿和周围亲戚的帮助下,半个多月后,你借助这张椅子,能自己在院子里活动了。
  “我不想你太辛苦,你才90斤,我都快130斤了,总让你推着我,太累了!”
  看着你一脸堆笑地讨好我,感觉又回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你还是我的依靠。
  以后的日子,我会是你最坚强的拐杖。